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艺 > 新闻内容

《正大综艺》时代与杨澜风格互补

时间:2020-01-16 15:12:11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正大综艺》时代与杨澜风格互补

 

除了广为人知的《动物世界》、《人与自然》以外,赵忠祥还曾与著名主持人杨澜共同主持过90年代风靡一时的节目《正大综艺》。他与杨澜两人,一沉稳持重,一活泼轻快的主持风格,给观众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在由工人出版社出版的自传《赵忠祥:岁月随笔》中,赵忠祥以深情的笔墨回忆了接棒姜昆、主持《正大综艺》、为创作串场词费尽心力,最终遗憾告别的这段往事。为缅怀逝者,特将相关文字摘录如下。

 

以下文字摘自《赵忠祥:岁月随笔》,已获出版社授权

 

道是无情却有情:我与《正大综艺》

 

这是从刘禹锡的《竹枝词》中的“道是无晴却有晴”套出的标题。诗中的“晴”就是同音字“情”的隐喻。

 

我想了很久,觉得这个标题能恰如其分地点明我与《正大综艺》这一栏目以及与我的观众的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

 

1995 年夏天,《大京九》剧组来到山东济宁。在与当地领导谈话时,我想起在北京,王姬曾对我说过孔府家酒要与外商联营的事情。她当时还说,这么好的效益为什么要与外商合办,让他们占便宜。我问济宁市的领导,“有这回事吗?”他们说:“有,和正大集团谈过。”我听了后很有点兴趣,就问:“谈得怎么样?”当地领导说:“没谈成,因为正大只想要股份而不肯出钱,他们说,正大的名声就是金钱。”哈哈,说这话也不怕闪了舌头。如果没有《正大综艺》这个栏目,中国有几个人知道“正大”是干什么的?!可你又不能不佩服人家,这个广告做这么长时间。

 

这时,“我该不该上这个节目”——当年接手时的疑问又涌上心头。

 

我是在一个特定的情况下出任这个栏目的主持的。我过去并不喜欢这个栏目。如果说得更明确一些,就是我不愿为他人作嫁衣裳。但是,我又不能不接手,也不能不为已接手的工作全力以赴。这不但为我的观众,也包括为我的名声。我在这个栏目中,寻找到了一位长期合作的最理想的合作伙伴杨澜。我们在三年的时间中,精诚合作,形成了相得益彰的、互补型的主持风格。我们相约以我们已有的文化功底以及为这个栏目所需而努力填补扩充的学识,赋予这个栏目以应有的文化品位和尽量多的幽默与抒情格调。我们尽力实践创新、提高节目质量,逐渐赢得了日益增多的观众收视率。在三年将满的情况下,我们又几乎同时觉得是该离开的时候了。于是,在第 200 期里,我们淡淡地宣布了离别的言辞,怀着依依惜别的心情,告别了《正大综艺》,告别了合作三年的各位编导播出人员,告别了爱护与关心我们的观众,也告别了曾热热闹闹、欢欢乐乐的那种感觉。最后,我与杨澜告别,她去了美国,我走向《人与自然》。

 

我和杨澜都怀念这个栏目,怀念在主持这个栏目时得到的来自创作集体和来自观众的温暖,也怀念我们为之尽了心力的合作岁月。

 

 

 

再度合作

 

1994 年岁末,杨澜应邀回国,我们共同主持迎接世界妇女大会的一台节目。在排练之后,乘车回来,时近中午,该是吃饭的时间了。杨澜说:“您回家吃饭吧?”我说是的,有什么吩咐。她说:“我想去您家蹭一顿饭。”我说:“我中午只吃剩的,开水泡饭,不能待客。这样吧,我请你吃你爱吃的日本餐。”

 

在闲聊中,杨澜和我都不约而同地谈到了主持人在节目中应如何体现自己的真实的认识、真实的感受、真实的文化功底。三年的合作仿佛还没讨论完主持的方方面面。我们是两代人,也只有这个话题才能沟通彼此的心理。除此之外,我思考问题的方式和对一些事物的看法,无疑她不能完全理解与接受。反之也如此,她对一些问题的理解与思考的角度,我也是有许多保留的。边吃边聊,我们其实早都听到过外界对我们成功合作的评论,但从来都没有互相谈过。这符合我们相似的个性,不以外界的评论作为我们共同引以为荣的资本,我们都各自认真做好自己那一份工作就够了。

 

杨澜在讲述自己的学习过程中,忽然说道:“我在美国看了一本杂志,说具有 AB 血型的人适合当主诗人,如果两个 AB 血型的主持人一块合作,就会成为最佳搭档。”我说:“杨澜,这种文章你会信吗?”她说:“姑妄听之,不过,我是 AB 型,您呢?”我说:“很遗憾,我不相信什么特异功能,也不爱听那些杜撰的科学知识。不过,我也是 AB 型。”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