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卫视直播 > 云南卫视 > 新闻内容

云南版李子柒用电商点亮故乡

时间:2020-01-09 11:32:05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云南版李子柒用电商点亮故乡

 

      李香兰没有童年,历经苦难以后,她把自己的人生过成了童话:140元创业,被误解,被忘记,被孤立,最后靠卖花成名,现在,带着小时候帮助过她的乡亲,种下千亩玫瑰花田。

图片1.png

  为了感谢这位姑娘,她的故乡给她取了一个美丽的名字,花香兰。

  吃百家饭长大的孩子

  现在的李香兰,变换着各种角色,有时穿着迷彩服下田干活,拔草锄地,修水管;有时穿着职业装坐在办公室装接单、接电话谈合作,有时穿着围裙在厨房熬制玫瑰糖。

  她说,甜蜜的人生是熬出来的,就像这玫瑰糖。

  香兰读小学时,父亲因为打架斗殴入狱,母亲也因此改嫁。没有父母的照料,她和姐姐从小只能跟着奶奶一起生活。

  年迈的奶奶只能种些玉米稻谷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为了贴补家用,李香兰小时候每次放学,书包往家里一扔,就跑去帮邻居做农活,以换取每次一两块钱的费用。“当时家里没有电灯,做作业要在一根蜡烛烧完之前赶紧写完。”

  看着一家人可怜,邻居都伸来援手,有时候到饭点了,看到李香兰和姐姐蹲在门口发呆,就知道她们家里没米了,就把姐妹俩叫到家里吃饭,李香兰说,自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考上初中时,一年的书费要300元,对李香兰来说,这无疑是个天文数字。开学前一夜,许多邻居将五块、十块钱,送到了李香兰手上。“我以为凑齐300元就能上学了,但其实还要凑生活费。初一读完就辍学了,家里实在没钱。”

  辍学后,李香兰在县城餐馆洗过碗,做过服务员、推销员,也曾在加油站给过路的车辆加油。那时她14岁,觉得自己是个大人了,总得讨生活。但总在想,生活是在原地打转。

  2016年,阿里巴巴淘宝大学在开远开课,李香兰报名成了学员。她第一次听说,在网上,那么简单就可以做生意,赚钱。

  有一天,李香兰碰到叔叔从田里回来,满面愁容,他种了三亩多食用玫瑰花田,以往都是拉到县城市场上卖出去,“那年恰逢市场行情不好,卖不出去。”

  学以致用,李香兰注册了一家淘宝店,将食用玫瑰花上架到店铺里。市场上十多元一斤的食用玫瑰,她在淘宝店售价120多元。

  李香兰成为开远第一个在淘宝卖可食用玫瑰的人。

  “烂泥扶不上墙”的创业者

  快递车一趟一趟将包装好的食用玫瑰花运出村子,李香兰的叔叔却着急起来,“只看见货一车车地送出去,没看见钱到手里啊。”

  李香兰解释,淘宝店的货款都是线上进账,不是现金交易。

  叔叔听不懂,坚持认为她在做传销,断了她的货源。消息传到李香兰的母亲那里,母亲对李香兰下了通牒,“你要做传销就自己做,别给家里人丢人!”家里亲戚一度远离她,甚至不接电话。“那时我什么都没说,把委屈横在心里。”

  她揣着500元钱去了开远县城,花了360元与别人合租,一个十平方米的卧室,剩下140元,她要创业。

  又花了30块钱买了个电子秤,又花了90块钱买鲜花用的保鲜膜,剩下10元钱伙食费。

  这十平米的房间,是她睡觉的地方,是她办公接单、打包的地方,也是她的仓库。

  叔叔将她的货源断了,为了节省路费,她去开远附近的弥勒市找货源,最初的一两周,她只吃泡面和蛋炒饭,一包泡面加满水,吃三顿。

  在淘宝大学,她学会了网店需要代言,但请不起代言人,就自己代言,自己拍照、修图,她成为整个云南第一个为可食用玫瑰代言的店主。

图片2.png

  那一年多,李香兰从亲戚朋友圈消失,大家都认为她被传销组织骗走了。再看到她,却是在开远电视台晚间新闻。

  2017年,云南各地愈发重视农村电商,地方政府在找电商创业典型,开远和弥勒的媒体发现,有个叫李香兰的女孩,利用淘宝把弥勒农户的玫瑰花都卖光了。开远电视台将她作为创业典型,对她做了报道。

  两天后,姐姐来到她的住处。这时李香兰已经换了住处,租了一个一百平米的房子,但房子里除了一张床,没有一样像样的家具,房子里堆的都是玫瑰花。

  姐姐环顾她的房间,都上电视了,怎么还过得这样简陋,“现在政府鼓励传销吗,还给你上电视?”

  李香兰给姐姐从头到尾上了一课,给她讲什么叫做电商。

  “你用电商卖这土货,一单赚多少钱?”姐姐问。

  “十几块钱。”

  “你知道我卖挖掘机一个单挣多少钱吗?几万块。”姐姐放下手里的包裹。

  “我这双做几万、十几万单子的手给你打包几块钱的生意,你好意思吗?”姐姐说她,其实是心里疼她,劝她和自己一起去卖挖掘机。

  李香兰沉默着摇摇头。

  姐姐恨铁不成钢,“你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李香兰心里暗念,“我上不了墙,但我可以踏踏实实把根扎土地里,做我喜欢的事,种我喜欢的花。”

  对玫瑰花过敏的种花人

  2017年,李香兰的淘宝店一天可以接上千单,成为整个云南卖可食用玫瑰花最火的店铺。

  也就是这一年,她做了一个决定,“既然食用玫瑰花有这么大的市场需求,那干脆带着家乡的乡亲们一起种植,也算报百家饭之恩。”

  她回到老家龙潭村田埂,跟乡亲们提了“你们只管种,我来收鲜花”的想法。乡亲们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万一我们种了,你又不收,我们咋办?现在种小西红柿,即使卖不出去,还能给家里的猪羊牛当口粮,可不敢乱折腾。”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