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卫视直播 > 北京卫视 > 新闻内容

打造北京养老社区新样本

时间:2020-11-18 14:34:14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打造北京养老社区新样本

 

  在随园,老人们忙得不得了。就拿国庆小长假来说,友邻派对、社团采风、月饼制作……一连几天安排得满满当当。“我妈才回家住了两天,就嚷嚷着想回随园了,说这里好玩儿、有意思。”李先生说。

 

  投运仅一年,位于北京房山区的随园养老中心实现了盈亏持平。这样的发展速度在业内几乎无出其右。这座“没有围墙的养老院”,让老人们感受到了温度、体面和尊严,也打造出了养老社区的万科样本。

 

 

  随园养老中心位于房山长阳阜盛东街。秋日晴好,从市中心出发,驱车不到1小时便抵达了随园。

 

  走进园子,生机勃勃的景象豁然展现眼前:小径两侧是青翠的冬青绿篱、高大的银杏树以及茂密的竹林,几栋水红色的楼掩映在绿树之中。走过深深浅浅的绿,路的尽头是一面影壁,上书“随园”二字,一汪灵动的喷泉在旁边自顾自喷涌,嶙峋奇石倚水而立。

 

  探索大体量养老院

 

  公建民营模式

 

  这哪里像是养老院!初次到访的人,恐怕会误以为这是京郊的一座秀丽公园。

 

  这样一座养老院何以在长阳拔地而起?让我们把时钟拨回三年前。

 

  2017年,房山区在良乡建设了区社会福利中心,建筑面积4万平方米,整体规划7栋楼,475个房间,700余张床位。采用公建民营的方式,房山区政府将该项目的30年运营权交给了万科,也就此诞生了具有万科特色的另一个名字——随园。

 

  公建民营,即政府投资建设、民营企业运营。养老行业的投资成本高、回报周期长、盈利难,政府投资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可大大减轻企业的资金压力,使其能够更加专注于输出技术、标准、团队等服务。这样的模式似乎早已遍地开花,可如果仔细检视便会发现,此前采用“公建民营”模式的多为中小型养老机构,而像房山区社会福利中心这样的大体量养老院,完全交给企业运营的情况非常少数。

 

  “政府已经把底子打好了,可是要让这样一座大型养老机构正常运转起来,绝非任何企业都能做到,需要具备投资、设计、改造、运营等全链条能力。”北京万科养老合伙人张银说,而万科恰恰具备这样的实力。

 

  接手随园之后,万科并没有着急让项目入市,而是对项目开展全面评估以及景观、功能改造。

 

  知名建筑师津岛晓生受邀来到随园,着手做起了景观重塑。这位日本建筑师毕业于哈佛大学城市设计学院,曾经负责众多旧金山河畔规划及城市再生项目,几乎包揽了全球建筑界的所有知名奖项。

 

  秉承着“把自然带回都市,把人带回自然”的设计理念,津岛晓生让原本略显沉闷的庭院变得充满禅意,人们徜徉其中,总是禁不住慢下脚步,享受这一刻的惬意。一楼全部改成落地玻璃大窗,通透可亲,坐在屋里向窗外望去,触目皆绿,自然之意扑面而来。

 

  既然是养老机构,适老化设施自是必不可少。提起适老化设施,很多人脑海中会浮现出无处不在的扶手、圆角、警报器,但随园的探索似乎更超前些:在保证功能性的前提下,尽量隐藏适老性、提高舒适性,营造一种“仍然住在家里”的感受。

 

  就拿扶手来说。随园的房间里扶手并不多,而是通过对鞋柜、电视柜、沙发等家具进行巧妙设计,使其形成连续的支撑界面,老人们可以搀扶行走,代替扶手的功能。

 

  为期一年紧锣密鼓的改造之后,随园养老中心正式亮相了。

 

  年轻专业有情怀的护理团队

 

  随园,处处体现着不同于其他养老机构的特质。

 

  前台大厅是接待长者的第一站,24小时有工作人员值守,是整个养老中心的管理枢纽。它看起来像是酒店前台,但与之相比更加精细贴心:工作人员站立的区域特意采用了下沉式设计,当他们与老人面对面交流时,可保证视线与坐着的老人平齐——这不只是为了方便交流,更是在潜移默化之中传达一种平等的理念。

 

  在前台大厅,随园的副院长赵婷婷正在检查设备,这个眉眼弯弯的年轻姑娘和其他工作人员一样,还未开口就先绽放出灿烂的笑,让老人们如沐春风。

 

  “随园的工作人员,包括医护、餐饮、物业、文娱等不同分工,大多数是90后、00后,其中不乏科班出身的专业人才。”赵婷婷说,大伙儿的笑容发自真心,饱含真情,这是因为有一份情怀在其中。

 

  出生于1995年的徐晨辰是养老行业的资深社工。她大学时代学习的就是社会工作专业,毕业后又赴日本实习了一年。带着先进的养老技能和理念回国后,她被不少养老机构争相聘用。最终,因为被万科随园的理念所打动,她选择来到这里。

 

  在随园,徐晨辰是一名“文娱管家”。在她和几位同事的一手操持下,为老人们一一建立了文娱档案,并专门设计、开发具有疗愈性的文娱产品,如友邻大会、美学派对、主题沙龙等。在精彩的活动中,晨辰帮助老人发现自身的特长和兴趣,并组建起各种社团,增强人们之间的交流和粘性。

 

  随园护理员与老人的比例维持在1:4左右,在业内已属较高的配比。即便如此,长期照料老人仍然并非易事。

 

  21岁的小伙儿小廖在去年加入了随园,负责照护老人。别看他是个年轻男孩儿,小廖却办事妥帖细致,总是想方设法给老人们带去快乐,时间不长,就成了大家的小棉袄和开心果。“我是姥姥带大的,从小就对老人们有亲切感,一直希望能有机会回报他们。”小廖说,他把自己对姥姥的感情倾注在了随园的长辈身上,“就像对待我的姥姥一样,对待这里的每一位老人。”

 

  年轻、专业的团队,催生了随园特殊的管理模式——两层级扁平化管理。“在很多养老机构,老人要想反映一些想法,得一层层往上找:护理员、层长、楼长、副院长、院长。这一圈儿下来,不知道要等多久。”张银说,随园的信息反馈只有两个层级:护理员、楼长,无需层层汇报请示,绝大多数事项楼长都可以拍板决定,24小时之内必须给老人反馈。

 

  张银说,随园总共有七栋楼,每栋楼都是一个服务单元。七位楼长被赋予了很大的决策权。正因如此,他常常打趣地说:“随园可不只有我这一位院长,我们还有七位院长呢。”

 

  本就拥有不错的资质,又在随园历练了一番,不少养老机构纷纷向随园的工作人员伸出了橄榄枝,可迄今为止,尚无一人“跳槽”。“扁平化的管理模式,给了员工较大的自主权,让人尽其才成为可能。”一位工作人员这样总结在随园工作的感受。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