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卫视直播 > CCTV-2在线直播 > 新闻内容

中央环保督察组:海南“向海要地”严重 海域岸线破坏明显

时间:2017-12-23 17:29:45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中央环保督察组:海南“向海要地”严重 海域岸线破坏明显



在督察谈话和走访问询中,不少领导同志反映,一些地方和部门对全省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沾沾自喜,盲目自满,认为自然环境好就是工作做得好

2017年10月02日,海南省万宁市日月湾,人工填海工程项目。海南万宁日月湾月岛等多个项目存在“未批先建”,影响周边生态环境。图/视觉中国
相关报道
【财新周刊】【封面报道】填海大跃进
【财新周刊】恒大海花岛生态隐患
中央环保督察组:四川一些地方环保责任落实不到位
环保组织质疑云南水电站将部分淹没自然保护区
填海大跃进:“野蛮生长”的海岸线
填海大跃进席卷中国海岸线 “向海要地”利益巨大
【财新周刊】填海造地正疯狂
国家海洋督察组通报海南多个违法填海项目整改情况
中央环保督察组:辽宁“以罚代管”纵容违法填海
横琴填海计划获批 经济效益可观
  12月23日,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向海南省反馈督察情况。据环保部官微“环保部发布”,督察组指出,海南省存在的主要问题有:海域岸线自然生态和风貌破坏明显,沿海市县向海要地、向岸要房等情况严重;部分自然保护区管护不力;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等。而对本区域环境质量负责的海南省各级人民政府存在环保工作认识和推进不够,生态环境保护考核常常流于形式,一些部门和地方不作为、乱作为等问题。
  财新记者此前报道披露过的海花岛、日月湾等违规违法填海造地问题,都在本次督查反馈中被点名批评。
  2017年8月10日至9月10日,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海南省开展环境保护督察,并形成督察意见。
  督察指出,海南省海域岸线自然生态和风貌破坏明显。沿海市县向海要地、向岸要房等情况严重,对局部生态环境造成明显影响或破坏。儋州市政府及海洋部门化整为零违规审批海花岛填海项目,项目施工造成大面积珊瑚礁和白蝶贝受损。据《财新周刊》2017年7月24日报道,恒大集团在儋州计划总投资1600亿元兴建填海旅游地产项目海花岛,在未取得环评批复前“未批先建”,过程中屡屡违法违规,埋下诸多环境隐患,甚至计划在受保护的大铲礁珊瑚保护区内也进行旅游开发。(参见财新网《恒大海花岛生态隐患》)
  据《儋州海花岛旅游分区规划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介绍,海花岛所在海域此前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大珠母贝(白蝶贝)的省级自然保护区,大珠母贝以产大型珍珠著称,在历史上该海域的大珠母贝占全国80%以上。但是由于捕捞强度过大和近岸水域污染严重,大珠母贝资源迅速衰退,甚至到了几乎消失的地步。
  2012年,一封《海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同意调整白蝶贝省级自然保护区范围的批复》,以“白蝶贝资源密度已达不到促进种群扩大密度”为由,将海花岛规划区海域共239平方公里的面积从保护区范围内调出,恒大集团也因此得以合法地在这块海域进行围填海行动。
  对此,于2017年8月22日至9月21日进驻海南开展海洋督查工作的国家海洋督察组9月6日公布,海花岛岛上28个楼盘项目未取得环评批复前,于2015年8月陆续开工建设。2016年9月,儋州市生态环境保护局向海花岛28个项目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并表示开发单位也在进一步完善岛内基础设施及环保设施的建设等相关工作。对于海域内珍稀物种的影响,国家海洋督察组则称,海花岛建设过程中,先后开展了9次海域使用与海洋环境动态监测,海洋生物系统基本稳定。(参见财新网《国家海洋督察组通报海南多个违法填海项目整改情况》)
  督察组还指出,万宁市日月湾综合旅游度假区人工岛月岛项目于2015年10月未批先建,直至督察进驻时才实际停止违法填海行为,周边岸滩已出现大面积淤积并形成连岛沙坝,破坏了海洋自然风貌。
  据财新网8月8日报道,海南万宁日月湾月岛等多个项目存在“未批先建”,影响周边生态环境(参见财新网《海南万宁日月湾人工岛“未批先建” 融创强调只是合作关系》)。海南为打造“国际旅游岛”接连向海要地,多个填海项目均存在违法问题。其中,位于海南省万宁市南部的日月湾人工岛,作为海南日月湾旅游度假区的核心旅游产品,多项工程也涉嫌未经环评擅自建设。日月湾人工岛项目中,日岛建设填海造地共计48.046公顷,月岛建设填海造地共计49.112公顷。大规模的人工填海势必为周边生态环境带来诸多影响。
  根据财新此前的调查,之所以日月湾附近海滩会出现变化,是因为日岛和月岛的填海导致了较严重的岸滩侵蚀和淤积,填海导致的海浪流动变化已将毗邻省级青皮林保护区的沙滩侵蚀,被冲走的沙子堆积在日岛与陆地之间,形成宽几百米的连岛沙坝,日月湾附近海滩面积总体增加的同时,青皮林资源安全受到威胁。
  对于月岛等多个项目存在“未批先建”的问题,国家海洋督察组9月6日曾公布结论,月岛项目待完善有关手续办理后方可复工,对月岛已完成的填海面积进行测量,严格控制填海范围。相关公司落实生态补偿、岸滩整治修复、日岛工程海洋环境影响后评价、海洋环境监测等各项海洋环保措施。而针对海水质量变差,海滩减少的举报,国家海洋督察组表示情况部分属实,未发现海水水质严重变差的情况,日月湾附近海滩面积总体增加,部分区域出现减少现象。
  此外,三亚市凤凰岛填海项目以国际客运港和邮轮港名义取得海域使用权,但实际主要用于房地产和酒店开发,由于填岛造成水流变化,三亚湾西部岸线遭到侵蚀,为修复岸滩不得不斥巨资对三亚湾进行人工补沙。
  督察组指出,房地产和养殖等违法违规项目侵占海岸带,占用大量优质岸线资源,而在海岸带开发过程中,相关市县政府违规越权审批问题突出。文昌市自2012年以来对沿海防护林采取托管方式交由企业管理,仅高隆湾片沿海防护林就托管给13家企业,放任企业随意占用,造成沿海防护林破坏严重。琼海市对沿海防护林内违法建设不监管、不制止,并于2015年11月集中为13宗海岸带内违法建筑物补办临时手续。昌江县在编制棋子湾旅游度假区控制性详细规划时,擅自放宽海岸带和沿海防护林保护要求,将沿海防护林地规划为建设用地,侵占破坏200多亩海岸带。
  全省海水养殖长期无序发展,大量滩涂养殖位于潟湖、河口等污染物不易扩散的区域,甚至违规占用自然保护区和沿海防护林。清澜省级红树林自然保护区内鱼虾养殖面积多达760公顷,分别侵占保护区核心区、缓冲区面积的31.4%和20.3%。
  在自然保护区管护方面,督察组称,海南省部分自然保护区管护不力,全省10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中有8个存在未经审批的旅游项目,文昌市将铜鼓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1333公顷的陆域范围全部划入生态旅游区开发范围,涉及核心区468公顷、缓冲区171公顷。2014年又将该自然保护区41.3公顷现状林地规划为酒店用地,并侵占5.5公顷林地开展旅游道路建设。在调整规划过程中,省国土、林业、住建等部门把关不严,大开方便之门。
  三亚珊瑚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932公顷陆域面积长期未纳入实际管护,人类活动频繁的鹿回头片区大洲岛海域和小东海海域活体珊瑚盖度分别从2013年的42%和18%下降到2016年的20%和5%。白蝶贝省级自然保护区成立以来未纳入有效管理,2013年以来,临高县政府在保护区内违规审批用海项目54个、办理海水养殖证77个,截至督察时保护区内仍存在167家海水养殖单位,白蝶贝已濒临灭绝。文昌麒麟菜省级自然保护区作为海藻场被盲目开发,原生麒麟菜已濒临灭绝,文昌市政府不仅疏于管理,甚至违规填海造地,建设清澜半岛、东郊椰林、南海度假村等项目,侵占保护区174公顷。
  在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督察组称,海南省大量生活污水处理项目进度滞后,海口市列入全省“十二五”规划的桂林洋污水处理厂二期项目至今尚未动工,开发区大量生活污水直排,导致大排沟水质黑臭。儋州市滨海新区已建成楼盘282万平方米,根据省政府要求,其配套污水处理设施应于2015年建成投运,但至今尚未建成,每天约1万吨生活污水直排环境。全省有23座污水处理厂进水化学需氧量浓度低于100毫克/升,白沙、临高等县污水处理厂进水浓度长期低于40毫克/升,清水进、清水出,无效运行;博鳌污水处理厂、昌江棋子湾污水处理厂因管网建设滞后长期“晒太阳”;东方市一方面污水处理设施建设资金闲置,另一方面主城区污水纳管率仅为59%。
  一些市县生活垃圾大量堆存,臭气弥漫,渗滤液直排,群众反映强烈。琼海市每天产生500吨生活垃圾,现行垃圾焚烧厂实际处理量约200吨/日,大量垃圾堆积在山坳空地,环境污染和隐患突出。儋州市34座生活垃圾堆场大都无污染防治措施,周边环境污染严重。东方市垃圾填埋场渗滤液处置能力不足,渗滤液通过雨水沟直接排放。
  督察指出,在海南省环保督察谈话和走访问询中,不少领导同志反映,一些地方和部门对全省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沾沾自喜,盲目自满,认为自然环境好就是工作做得好,对自身存在的问题与不足缺乏清醒认识,对生态环境保护仍然面临的矛盾与挑战缺乏忧患意识,工作责任感和紧迫感不够。一些市县重经济发展、轻环境保护,热衷于搞“短平快”的速效政绩工程,财政过分依赖房地产,房地产企业指到哪儿,政府规划跟到哪儿,鼓了钱袋、毁了生态,一些自然保护区、优质自然岸线、生态脆弱山体遭受破坏,成了当地生态环境难以抚平的伤痛。
  生态环境保护考核常常流于形式,缺乏严肃性、科学性。比如,2014年万宁市没有完成大气改善目标而被省生态环保厅约谈,但在省政府组织的生态省建设工作考核中却被评为优秀,“一边约谈、一边表彰”。又如,2015年琼海市大气污染防治工作考核不合格,全省排名倒数第一,但在生态省建设工作考核中却为顺数第一。这种自相矛盾的考核结果,导致考核导向作用严重虚化。省政府明确要求对海岸带专项清理发现的问题要严肃问责,但全省清理发现的112宗越权审批等突出问题,至督察时尚无一宗实施问责。
  一些部门和地方不作为、乱作为。省海洋与渔业厅未按要求编制出台海水养殖规划,未在重点河湖及近岸海域划定限制养殖区,全省海水养殖无序发展;同时还对文昌麒麟菜省级自然保护区内椰林湾海上休闲度假中心、南海度假村人工岛2个填海项目违规开展竣工验收。省水务厅统筹推进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网建设不力,国家要求海南省“十二五”期间新增1388公里污水配套管网和77.4万吨/日污水处理能力,但截至2017年7月,仅分别完成67%和35%,大量污水直排,城市内河内湖污染严重。国家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明确,2017年底前完成敏感区域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但直至督察时水务厅才知晓这一要求,工作严重滞后。
  三亚市政府2012年至2015年多次干预相关部门正常执法活动,导致位于三亚珊瑚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海岸带200米范围内的小洲岛度假酒店项目持续违法建设。2016年还授意相关部门为该违法项目补办手续,直至督察进驻期间才慑于压力撤销有关审批。2016年10月以来,三亚市政府及相关部门还违规为占用陆域Ⅱ类生态保护红线的鹿回头片区半岛一号项目办理相关手续。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