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新闻内容

章子怡《诗》幕后:开篇长镜头拍摄40多次

时间:2021-10-11 16:13:11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章子怡《诗》幕后:开篇长镜头拍摄40多次

 

国庆档几部电影仍在热映中,其中《我和我的父辈》作为“国庆三部曲”的第三部,上映之前就备受关注,虽然国庆七天票房仅破10亿,相对于前两部不算特别出色,但票房无关电影质量,电影中的四个篇章可谓各有各的精彩。

章子怡的《诗》是《我和我的父辈》四个篇章中最文艺的一个,同时也是最催泪的一个故事,电影以研制长征一号为背景,聚焦火药雕刻环节,致敬所有中国航天人。《诗》的故事本身也相对有诗意,没有什么大场面和困难的镜头,但拍摄同样不易。

亲自上手雕刻火药

影片中章子怡饰演的母亲,工作是火药雕刻师。固体火箭发动机中放置的是浇筑固化成型后的火药药柱,需要进行雕刻修型,切除多余部分,消除毛刺,使其药面精度达到设计要求,否则导弹就无法按照预定轨道精确飞行,甚至有可能在空中自毁。因此可想而知,火药雕刻师这份工作极其危险,要时刻承担火药爆炸的风险,同时要求精度高,电影中呈现的细节和现实中一样,精度要在0.3毫米之内,并且推进剂和火药毒性很大,长时间从事这项工作会导致脱发甚至瘫痪,另外规定每次只能有2人共同作业。

基于职业的特殊性,电影开机之前章子怡就和相关领域专家深入交流,并亲自上手尝试火药雕刻,感受这项工作的不易。

小演员不好管,长镜头拍摄40余次

《诗》开场就是一个转场特别复杂的长镜头,摄影机跟随人物先是用手持的方式跟拍,接着有翻墙又有爬土坡等过程,期间摄影机由手持换成固定在摇臂上,然后再次变换为手持拍摄,本来运镜就非常复杂。

不过《诗》的摄影师是余静萍,经验丰富,复杂的运镜不是问题,本来章子怡也很有经验,觉得拍三遍就差不多了,结果这个长镜头拍了40多遍。问题往往出现在小演员上,电影中除了两个主要角色外,其他孩子都是在当地找的孩子,没有任何表演经验,所以不断出错,有的不自然,有的看镜头,还有的时候走位错误。章子怡只能反反复复地给孩子们说戏,长镜头只要任何一个细节出错就要重拍。

另外,这个长镜头里除了孩子外,还出现了公鸡,这部分更加不可控,种种问题,导致这个镜头拍了40多遍,确实很不容易。不过最终的成片,这个长镜头确实给观众留下很深的印象,辛苦没有白费。

拍摄问题频发,演员“满地找牙”

长镜头不过是整个拍摄过程中困难之一。《诗》其实大部分都是室内戏,转场不多,外景也很少,但是依然会受到天气影响。拍摄的小房子不断漏水,而拍摄过程中天气恶劣,经常下雨,屋子漏雨就要等。

此外,影片中饰演哥哥的小演员袁近辉还没过10岁生日,在电影中有不少愤怒、哭泣的戏份,对于小孩子来说非常困难,他有一场在章子怡怀中哭泣的戏份拍了很多遍,始终找不准情绪,只能章子怡不断地给他说戏、引导。

此外,不到10岁的袁近辉刚好换牙,门牙还没长出来,为了电影效果戴了假牙,那场雨夜他和章子怡推搡的戏份中假牙多次掉入水中,工作人员摸不到只要将房间内的水抽干寻找,这种演员“满地找牙”的尴尬情况也增加了电影拍摄难度。

可以说,第一次当导演的章子怡出手不凡,《诗》是四个篇章中好评最多的一个,不少观众看完之后都觉得很惊喜也很意外,并且对夫妻感情和母子情的传递也非常到位,不少观众表示看哭了,你呢?觉得《我和我的父辈》四个故事中,《诗》是不是拍得最好的一个?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