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时政 > 新闻内容

美国会发生政治内战吗?

时间:2018-01-11 14:01:36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美国会发生政治内战吗?

另一方面,中产阶级的雇员身份也使他们可以通过选票让政府也不能完全站在资本一方制定政策。大众民主并不是促进社会整合的力量,但如果中产阶级占社会的主导地位,那么不管谁要当选,都必须考虑到中产阶级的诉求,这样不管哪个政党当选社会都既不会太左,也不会太右,整个国家的政策和发展都会呈现出健康和稳定的态势。

羸弱的中产

我个人认为美国正处在中产阶级社会塌陷的临界点。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状态。刚才你提到的美国哈佛大学的研究中,占社会人口比例70%的中产阶级只占据了7%的社会财富。这是从财富的数据角度在解读社会,但是中产阶级实际遭遇的经济窘境比这个数据显示的状况更严重。

因为美国的特殊制度规定,美国收入一部分会被强制存入类似于我国养老公积金的账户,这部分钱在很多国家如新加坡是属于政府统一管理,在美国白领则是用来投资股票或基金然后在退休后才能逐步领取这部分积累。所以大量美国中产阶级之所还拥有股票和流动资产并不是他们现金有剩余还在投资,而是他们在缴纳的公积金中强制投资的部分。根据美国银行理财网2016年的一个统计,三分之二美国人银行账户里连500美金都拿不出来。超过80%的美国中产阶级,处于财务平衡的边缘(可支配资金少于500美金),他们稍不注意就会跌落到贫困甚至破产的境地。

《Broke,USA》的作者Gery在书中探访了大量因为现金贷而破产的美国家庭。美国CFPB(消费者金融保护局)定义发薪日贷款是一个针对个人的短期小额贷款,借款人必须在下次发薪日偿还,贷款时长一般为二周至一月,贷款额度洽在500美金左右。借款人无需提供任何经济能力的证明,只要提供能收到薪水的工作证明。

这就是中国现在流行的现金贷的前身。由于这类贷款利息极高,但几乎无需放贷审核,它常被遇到应急事件的中产所使用,但是由于现今大量中产阶级本身处于现金流极为紧张的状态,所以一旦开始每年化300%的利滚利循环,一般中产家庭很容易直接破产。2016年,现金贷已经让数十万中产阶级在最初仅借贷500美金左右的情况下跌入破产境地,引起了社会对高利贷的极大愤慨与关注。以谷歌为首的公司已经从社会利益出发,禁止了美国所有现金贷的宣传和广告。

区区500美元的现金贷款可以引发这样的社会影响,我们可以看到所谓的美国媒体宣扬的依然占美国大多数的中产阶级有多羸弱。一旦再有任何形式的大规模经济危机,美国社会极容易发生现有中产阶级塌方式的沦为贫困阶级的状况。我们现在说,美国民粹主义崛起,但如果把民粹主义放到这样一个经济背景下,则很容易理解。

2

正角评论:为什么美国的中产阶级会在近30年来沦落到如此境地?郑老师能剖析下深层次的原因么?

郑永年:这是一个宏大的问题。简略地说,造成美国这一现状的有三个主要原因。这三股力量分别是全球化、美国政治生态的变化和精英阶层的堕落。

资本的全球化

目前的全球化,从资本主义发展的角度,正处于资本的去“主权国家化”成为超主权资本的阶段。从西方资本主义演变的历史来看,简单地说,资本已经走过了两个大的历史阶段,现在要步入第三个历史阶段。第一阶段是民族统一市场的形成阶段;第二阶段,是世界统一市场形成阶段;第三阶段则是今天的资本帝国阶段。(具体参照前文:TPP、资本帝国和世界政治的未来)。

当下的资本全球化特征是去资本“主权国家化”,实现资本本身的自主性和自治性,形成不受主权国家控制的资本帝国。资本帝国的形成起始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经济全球化。形成这波资本全球化的原因,除了资本逐利的本质之外,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躲避主权国家的税收。

二战之后,随着大众民主化时代的到来,选票决定政治权力,西方福利得到了快速的扩张。福利的扩张表明对资本的高税收,而高税收意味着资本必须为社会作出更大的贡献(牺牲)和低收益。通过全球化,资本可以逃避本国的高税收,对当下的美国中产阶级的直接影响就是,他们成了美国纳税的唯一主要税基。

美国2016财年的政府收入来源中,个人所得税占47%,工资税占34%,企业所得税仅占9%。值得注意的是,个人所得税和工资税大部分是由只占社会财富7%的中产阶级缴纳的,因为他们的收入是由工资和简单的美国本土不动产构成;而最富有的那批美国精英却通过全球化尤其是金融全球化的手段,让自己的财富躲过了税收。

全球化的另一个深刻影响就是美国中产阶级的工作也被转移到了别的国家。跨国公司在全球进行资源配置,导致了他们会把任何可以转移到综合成本更低国家的工作尽可能的转移出美国。今天印度孟买的人力公司做着美国客服公司的接线业务,中国郑州的富士康生产着美国的苹果手机。所谓的美国经济复苏让华尔街那些大公司的股价回到了从前,但是美国纽约曼哈顿的平均周薪却从2000年的2800美金降到了2017年的2000美金。其实本质上就是因为大量的高薪工作被转移出了美国。

一方面是工作的减少与薪酬的降低,另一方面是税受的重压,美国中产阶级是最近这一轮全球化在经济上的最大受害者。

美国政治生态的变化

如果说全球化对中产阶级的打击主要是经济的,那么美国政治生态的变化对中产阶级的打击则不仅是经济的,还是种族的。

美国在冷战过后流行一种理论,叫“种族大熔炉论”。这种理论认为,美国不仅是一个国家,更是一种观念,一种自由与平等的观念,这种观念的载体就是美国的大众民主制度,这是普世的,也是人类最终最好的文明形态。

这种思想对内认为,任何一个种族的人进入到美国后,都可以而且一定会变成一个持这种观念的美国人,并且会以一个清教徒的奋斗方式去实现成为一个中产阶级的美国梦;对外方面则表现在美籍日裔学者福山的“历史的终结”论,认为美国的文化和制度最终会成为全球统一的文化与制度。种族大熔炉理论曾今一度在全球知识界被广泛认同和接受,欺骗了不少人,我国著名学者费孝通先生在其著作《美国人的性格》中也持这种理论。

这种理论在实际执政过程中的现象就是,冷战后美国的移民政策极为宽松,并在奥巴马时代达到了顶峰,例如奥巴马通过“追梦人计划”让美国非法移民人数飙升至2000万人。直接后果就是传统美国白人的比例在这不到30年的时间里急速下降。

根据2015年美国公布的最新人口普查数据,截止2015年7月,在美国总共的3142个郡中,已经有370个郡的白人数量不到当地人数的一半,比2010年的数据多了31个郡。这些由少数族裔占多数的郡,容纳了美国三分之一的人口;它们分布于美国的37个州(包括华盛顿特区),一些重要城市就被这样的郡环绕,如德克萨斯的奥斯汀、沃斯堡,北卡罗来纳州的夏洛特,佐治亚州的萨凡纳;而亚特兰大和加州萨克拉门托的部分周边地区也是这样的郡。拉丁裔、亚裔和黑人的人口增长速度超过白人,这已成为美国社会的一个现象。

2015年7月的统计显示,拉丁裔增长率为2.2%,黑人增长率为1.3%。而美国白人增长率仅为0.1%。布鲁金斯学会人口学家威廉·弗雷说,新的数据还显示出在不同代际之间,不同种族人口增速的差异还在扩大。目前,55岁以上的美国人中,有四分之三是白人。在18-34岁的区间,只有56%为白人。而在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中,白人比例则刚刚过半。

持续三十年的移民现状证明“种族熔炉”理论破产了。来自欧洲的跟美国主流白人同属基督教文明的人能融入美国社会,但是来自伊斯兰文明,拉美文明,甚至非洲文明的种族却并没有大量变成“美国人”。大部分少数裔移民在美国保持了其原有的文化与思维,他们并没有美国传统清教徒那样的奋斗并成为中产阶级的美国梦。

一个政治上不正确但却被公认的事实是,大部分以非洲裔和拉丁裔为代表的少数裔人群,奋斗精神远逊于传统美国白人与华裔。他们缺乏在经济上奋发向上的动力,甚至根本不认同美国以及美国那套“普世”文化,但是对美国的福利却有着巨大的诉求。

1994年10月16日,7万墨西哥非法移民抗议美国政府不给非法移民的子女免费教育,但是他们举着墨西哥国旗。当是就有观察者提出,“他们为什么举着墨西哥国旗游行,但是却要求美国给予他们的子女免费教育,他们至少应该举美国的国旗”。两个星期后,更多的墨西哥抗议者确实举着美国的国旗上街了,不过他们是倒着举的。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