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时政 > 新闻内容

海南从一灯如豆到万家灯火

时间:2019-06-11 09:41:29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海南从一灯如豆到万家灯火

 

  “灯座一侧的转轴可以调节灯光亮度,为了省油,灯芯往往会被拨得很小。”62岁的老海口人王福和回忆,解放初期一斤煤油几毛钱,相当于普通人好几天的工资,到了计划经济时代,煤油又要凭油票到供销社去买,这也让家家户户惜油如金。

 

  省城如此,山区自然更甚。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煤油灯是只有吃晚饭时才会点上的稀罕物,晚饭后收拾利索,一家人或远或近围在煤油灯前,手里有活计的自然凑在最前面。“小孩子抓紧时间写作业,母亲则就着光在一旁缝补衣裳,但也不敢让煤油灯亮太久。”黄朝兴还记得,晚饭后村里人常常聚在村口的大树下,借着朦朦月色,或支起簇簇篝火,山里的夜气温降得快,话家常的人群散得也快。

 

  这种状况一直到1980年后才得以改变。改革开放后,煤油市场基本稳定,海南煤油零售量在1980年飙升至1.48万吨,并在此后十年间一直保持在万吨以上,煤油灯从此不再拘于餐桌柜台上摇摇曳曳的星火之光。

 

  一盏玻璃罩的马灯,几乎陪伴黄朝兴度过了整个青春期。夜间学校晚修时,他会拎着这种遮风又挡雨的煤油灯,在崎岖山路上跑得飞快。到了夏天,小伙伴们则会将马灯高高举起,去地里捉青蛙或到河里摸鱼。甚至夜间偷偷约会时,也要借着马灯的微弱光影才能将心爱人儿的脸庞看清。

 

  星星点点的灯火摇曳生辉,将传统的昼夜社会时间观悄然改变。炊餐叙旧、穿针引线、计账苦读或是集会宴游,煤油灯下的一幕幕夜景嵌在岁月里,牵系着几代人的集体记忆,成为近现代中国接受工业文明洗礼的一个重要前奏。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