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摄影 > 新闻内容

摄影作品为什么会被误读

时间:2018-07-10 09:02:42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摄影作品为什么会被误读

 

   如今的摄影早已成为最普及的视觉形式,每天通过电子屏幕上的影像了解社会和表达自己,已经成为当代大众主流的生活方式。纽约大学摄影教授弗里德·里奇在《摄影之后》中写道:“这颗星球曾被认为是平的,但哥伦布没有摔下去。如今世界又变成平的,在电视屏幕或电脑屏幕上……”照片超越时间和空间,把人们联系起来。它改变了我们接受信息的方式,并同网络一起重塑了当下的生活。在这个沉浸在影像中的时代,摄影是否还具有专业性?我们应当如何理解摄影?

  照相机在不断改进中表现出了简单易学的优势,这让大众能够轻易跨入摄影领域,也造成了摄影行业的松动。近年来,很多报社、杂志社缩减了摄影记者的数量,广告公司也减少了专门从事摄影的雇员数量。十年前,人们还在讨论数码相机是否会取代胶片相机的主流地位。现在数码摄影技术和手机结合,让所有人都能随时随地拍摄,并在短短几秒发表至全球各种展示平台。小小的手机解决了摄影技术和媒体发布两大壁垒,成为照片产量最高的摄影设备。在艺术界,画家、雕塑家、观念艺术家也纷纷拿起了相机,创造出不少优秀的作品。例如,孙郡带有中国传统工笔画风格的摄影作品《明月清风》,姚璐获得世界环保摄影奖的《中国景观》等。这两位摄影人都有长期从事绘画的经验,并将绘画的语言融入摄影之中。

  从表面上来看,摄影逐渐从一个专业性非常强的行业,变成了一个仿佛所有人都可以参与进来的领域。这让一些摄影师措手不及,业务日益减少;而另外一些摄影师则认为,无论从技法上还是思想上,真正的摄影家是不会被摄影的大众化所埋没的。

  随着各行各业的人们参与到摄影中来,很多人开始怀疑摄影是否还存在专业性和艺术性。对于这样的疑问,20世纪初期一干摄影理论家和摄影家早已用理论和作品回应过了。

  在当代,摄影无疑依然具有很高的技术水平、思想内涵和风格特征。从技术上来看,便携式照相机以及数码摄影的出现简化了摄影的难度,但这并不代表专业摄影技法的发展停滞了。数码摄影和后期软件的出现又产生了很多新的摄影技法,例如景深合成、图像拼合、全景摄影等。很多专业的广告摄影师、艺术家仍然在使用高品质的大画幅相机和专业的灯具拍摄作品;而银盐、蛋白、蓝晒、碳素、铁银、铂金等小众的传统摄影工艺也在散发着自身的独特魅力。

  成像技术只是摄影的基础,从摄影创作层面来说,摄影艺术的专业性更加体现在拍摄的思想内涵和风格特征中。姚璐、孙郡能够出色地跨界到摄影艺术,正是因为能够用心从生活中提炼出有价值的内容,并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他们并非随意地拍摄就能够完成优秀的摄影作品,而是凭借自己丰富的经验精雕细琢地创作。

  由于对观看习惯和专业摄影领域不了解,大众难免对摄影作品产生误读。人们每天都会观看大量照片,影像几乎是从视觉直接转化为记忆,致使许多人缺乏了深入思考的过程。这样的情况就会使人根据日常经验归纳出“摄影就是直接、简单、浅薄”的观点。实际上,专业的摄影作品和日常生活中的普通图像虽然有着共同的表面,但在拍摄目的、内涵、形式语言上都有着本质的区别。很多当代摄影作品对于普通大众来说难以理解,把这些作品展示给没有专业经验的人去看,他们往往会惊讶这张照片为什么是优秀的摄影作品,它们哪里具有艺术性,一些抽象、深奥的作品,往往被人们认为拍得不好、不符合主流审美。在这个过程中,很少有人会怀疑自己的知识储备和观看方式。例如杜塞尔多夫学派的传承者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创作的《莱茵河II》,很多人认为它只是一幅在河边拍摄的普通风光照,但它在艺术史和摄影史上有着非常重要地位,并曾经占据摄影拍卖作品标价的首位。在细腻的成像和冷峻的外观下,作品承载着摄影家对于工业社会和后现代景观的反思。女摄影家辛迪·雪曼的《无标题电影剧照》也看似是平常的摆拍照片。然而,在她巧妙的策划和扮演之下,作品蕴含了对于现代女性生活的深度剖析,并揭露了大众媒体和男权社会对于女性形象的改造。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