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摄影 > 新闻内容

摄影路:快手是我的“另一双眼”

时间:2019-08-12 18:46:14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摄影路:快手是我的“另一双眼” 

 

摄影师老万的眼睛很有福。这双属于63岁男人的眼睛,见惯了长白山上栖息的野生动物,领略过百态人生的酸甜苦辣,此时它正聚焦于摄像机的液晶显示屏,观察着里边的一窝小鸟:鸟爸爸从外面叼着一只肥嫩的虫子进了窠臼,递给幼崽后,和鸟妈妈叽叽喳喳“讨论”了一番。眼前的画面,让老万想起18年前和妻子的对话。

“老婆,有个事跟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啊,你说吧”

“你看现在趁着孩子们还小,我想出国打工,多赚点钱”

“你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我不想你太辛苦”

“只要你和孩子能幸福,付出再多我都愿意”

2001年,为了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在朋友的介绍下,老万决定去法国巴黎打工。当被问起为什么要背井离乡去国外时,他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在国外打工,赚的钱会多一些。”后来,老万在国外学得了一身厨艺,成了一名厨师,再后来他回国又改行做了摄影师。

这双眼,看尽了人间浮沉

老万在国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中国人开的餐厅做洗碗工。“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我只管闷头干活拿工资就好。”对于只有中学学历的他而言,踏实认干是他解决生活“困境”的有效方法。

老万本名万兴富,1957年出生于吉林延吉,初中一毕业就随着时代浪潮“上山下乡”当了农民。2001年,万兴富的儿子刚上大学,女儿还小,家里要用钱的地方很多,仅靠他目前的收入根本无力支撑整个家庭的开销。在决定去法国前,老万开过出租车,也自己办过砖厂。

从最容易“上手”的刷盘子、洗碗开始,老万并没有只局限于目前的工作,他在慢慢找机会学一些“新本领。”“我打工的那家餐馆主营日式料理,不忙的时候,我就开始‘偷师’厨师的厨艺,慢慢发现自己在做饭这方面还是有一定天赋的。”老万仅用了两年时间,便从洗碗工“进阶”成为一名厨师,收入也跟着翻了好几番。

尽管事业上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但在国外的那几年,老万是孤独的。“国外再好也不是家,更何况家里还有我最牵挂的老婆和孩子。”2007年底,老万辞去了国外厨师的工作,带着辛苦赚来的积蓄,回到了家乡。

令老万惊喜的是,六年的时间,家乡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延吉的环境变得比以前好太多了。这么美的自然景象,真应该好好拍下来,让更多人看见。”

动了心思的老万,开始琢磨怎么把这个想法落实下去。偶然一次,老万看到一个会摄影的朋友为了定格荷花最后一瓣掉落的瞬间,竟然在相机前蹲守了两三个小时,但留住的画面却能让人产生一种自豪感。几番考虑过后,老万决定迈入摄影师的行列。

这双眼,看遍了世间美景

都说“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老万从接触摄影到现在,光是买器材就花了二三十万,但老万丝毫不心疼。“要做就做最好的”,老万想要尽可能地追求极致。没有摄影基础也没关系,“大不了自己摸索呗”。老万经常扛着几十斤的设备在长白山区一蹲就是两三天。“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爬的我都拍过”。飞禽走兽、奇花异草、自然气象,家乡的美景如数被老万收在镜头下。目前,他已经积累了超过12个T的素材。

这些素材,他也贡献在了政府的宣传工作中。2016年,老万利用自己的视频资源,耗时1年时间,跨越5万2千公里,组织拍摄了大型风光纪录片《飞越延边》,该片以大篇航拍为主,通过专业的空中与地面调度、宏观与微观的镜头展示,全方位、多角度地展现延边钟灵毓秀的河山。此外,老万还用各种短片呈现家乡的风土人情、民俗文化。

老万早年丰富的人生阅历为他镜头里的画面平添了许多故事和趣味,比如在动物身上,他时常能看到自己的影子。老万说:“万物有灵,在生命面前人和动物是平等的。”老万曾经救助了一窝鸟,其中三只后来夭折,这一直是他的遗憾。“自然界的生物中,鸟类有它自己特有的灵性,希望大家能爱护它们。”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