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金融 > 新闻内容

全球变局下的金融使命

时间:2019-02-11 11:26:44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全球变局下的金融使命

.

  长期以来,凭借着强大的经济、科技、军事实力,西方发达国家在国际政治经济格局中占据绝对主导地位。但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对这一格局造成冲击。这场危机发端于美国,传播到世界,不仅严重破坏了全球经济金融体系,更使发达国家长期被奉为圭臬的发展模式遭受质疑。尽管在一系列救市政策的作用下,发达国家实现了经济复苏,但增速远未达到危机前水平,且诸多深层次结构性问题难以解决。而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持续快速增长,综合国力不断增强。根据IMF的统计,以购买力平价计算,2008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在全球GDP中的占比达到51.2%,首次超过发达经济体,此后这一占比逐年提升,2017年已达58.7%。其中,中国占世界GDP的比重达16%,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已超过30%,日益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发展的强劲动力和稳定之锚。

  国际分工格局出现“第四次工业革命”

  从18世纪的蒸汽技术革命、19世纪的电力技术革命到20世纪的计算机和信息技术革命,三次工业革命极大地改变了人类发展轨迹。当前,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正在兴起,第四次工业革命方兴未艾。人工智能、生命科学、物联网等技术蓬勃发展,重构了生产、分配、交换、消费等各环节,带动了零售、农业、物流、教育、金融等商业模式创新,成为推动国际变局的加速器。当前,主要大国均加快了技术研发和科技创新力度。未来,一国能否在新一轮科技革命中抢占制高点,成为决定该国国际竞争力的关键。这必将带来国际分工格局的又一次巨大调整,给国际关系、地缘政治等带来巨大挑战。

  国际经济治理遭遇“逆全球化”冲击

  从历史进程来看,15世纪地理大发现是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节点。从此,世界版图逐渐有了全球化的概念。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各国不再以战争和殖民等方式争夺利益和势力范围,开始以“制度和规则”协调国际关系,这促进了战后几十年的和平、稳定和发展。全球物质财富不断积累,科技进步日新月异,人类文明发展到历史最高水平。但随着近年来发达经济体实力相对下降,其主导全球化的意愿、方式发生变化,原来支撑全球化的理念规范(如自由贸易、开放市场、民主政治、多元文化等)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特别是,美国政府奉行单边主义和“零和博弈”思维,在全球范围内掀起频繁“退群”、加征关税、重谈双边协定等行动,冲击了旧有的国际关系,引发贸易摩擦的升级,而G7、G20、WTO、APEC等国际合作平台无法对美国的保护主义形成有效制约,全球多边协调机制受到严重挑战。根据世贸组织统计,2018年5月16日至10月15日,G20国家新出台了40项贸易限制措施,平均每个月8项,创三年来新高,其中进口关税所覆盖的贸易规模高达4810亿美元,是上一个记录期间(2017年10月16日至2018年5月15日)的6倍以上。与此同时,保护主义逐渐蔓延至国际直接投资领域,2018年上半年全球直接投资骤降41%。从全球范围来看,这股逆全球化风潮已极大降低了国际经济协调的有效性,制约了世界经济的增长动力。

  新变局中也有不变的老问题

  过去十年来,尽管全球主要国家都大力推行改革,全球经济运行中的旧有问题仍未彻底解决。在新变局中,阶段性的乱局和困局仍无法避免。这突出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发达国家没有走出周期规律的老路。自1825年英国第一次爆发严重的经济危机以来,资本主义世界从未摆脱经济危机的困扰。从1978年的第二次石油危机、1988年的严重通胀危机、2000年的科技股泡沫破裂,到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危机似乎每隔几年就会重演。有研究指出,全球每15年左右就会出现一次大型债务危机。未来两年,随着全球主要央行逐渐收紧货币政策,全球利率中枢上移,发达经济体债务负担将快速增长,资本市场价格面临深度调整,全球经济下行风险将逐渐抬头。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最新预测,发达经济体GDP增速将由2018年的2.3%降至2020年的1.7%。

  二是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没有找到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学术界通常把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称为发展中国家“迷失的20年”。在此之后,虽然发展中国家整体经济快速增长,但部分国家间歇式衰退仍时有发生。目前,全球依然有7.5亿人口生活在国际贫困线以下,其中三分之二集中在非洲地区。由于各国禀赋条件不同,政治经济体制各异,并没有一劳永逸的发展模式可供参考,很多发展中国家还在借鉴、改革、试错中探索经济可持续发展道路。

  三是新兴市场国家没有摆脱脆弱性的困扰。2018年4月以来,随着美元指数“超预期”上涨,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攀升,阿根廷、土耳其、巴西等国相继出现金融动荡,股汇债等资产价格大幅调整。为应对危机,上述国家纷纷采取加息、资本管制等干预措施,取得了一定效果,但并没有彻底消除风险隐患。这既与这些国家自身经济基本面不够稳健、金融风险防范机制不够健全有关,但更主要是受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紧缩效应的冲击。

  中国改革开放40年实践为应对变局提供宝贵经验

  乱而思治,危而望安。40年前,基于对时代潮流的深刻洞察,中国作出了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40年来,中国不断推进各项改革,不断加强对外开放,经济保持了年均9.5%的持续快速增长,创造了世界经济发展史上的奇迹。40年来,中国找到了适合自身国情的制度安排和发展道路,成功抵御了多次外部危机的干扰,既探索了破解经济金融周期规律的应对之策,也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历史经验。

  一是坚持渐进式的市场化改革方向。改革开放40年,尽管不同时期阶段性目标不同,但中国经济改革的方向始终是市场化,即让市场在资源配置过程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与许多发展中国家盲目照搬西方“休克疗法”导致经济崩溃不同,中国坚持立足本国国情,将国际经验与本国实践相结合,坚持渐进原则,“小步慢跑”“先易后难”,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中实现了各项改革措施的平稳推进。

  二是坚持稳妥有序的对外开放。40年来,中国依托自身优势,加入世贸组织并融入国际多边贸易规则体系,成功抓住了国际产业分工深化的历史机遇,通过与外部市场深度融合,推动了经济发展。与20世纪90年代末部分东南亚国家过度金融自由化不同,中国坚持主动、稳妥、有序的开放原则,有效应对了历次外部冲击,实现了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

  三是坚持促进以制造业为核心的实体经济发展。纵览各国,几乎所有成功发展的国家都是依靠制造业崛起,而房地产市场过热、金融市场过度膨胀、虚拟经济过度炒作则往往容易引发危机。40年来,中国相继通过优先发展轻纺工业、重点发展基础产业、大力振兴支柱产业、积极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建立了完备齐全的工业生产体系。为避免经济“未富先空”,近年来中国加大力度支持制造业转型升级,制造业的全球份额持续扩大。1990年中国制造业占世界的比重仅为2.7%,居世界第九位;2010年占比提高到19.8%,跃居世界第一,自此连续多年稳居第一位。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价值链和供应链的角色正在发生改变,从“代工生产”走向“自主生产”,从“世界工厂”走向“世界市场”。

  中国金融业应对全球新变局的重要使命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只有顺应历史潮流,积极应变,主动求变,才能与时代同行”。当前全球政治经济格局正在发生巨大转变。中国金融业要主动作为,坚持改革创新,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坚决守住风险底线,为推动全球经济金融发展作出应有的贡献。

  坚守金融本源,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

  金融发展的根基是实体经济,金融资本的回报来自于产业投资中的价值创造,离开产业发展的金融将成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只有产业经济运转良好,金融发展才有未来。金融发展必须着眼于提高服务实体经济质效和扩大覆盖范围,适应市场环境,尽力为客户提供低成本服务、低成本资金,降低融资成本和交易成本,完善风险管理工具和手段,杜绝为盈利而投机炒作、为投机而脱离实体经济、为追求超额利润而盲目冒险。

  具体来看,在当前全球面临新变局的时代背景下,金融业应主攻三大领域。一是服务转型升级,助力经济高质量发展。当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结构、产业结构和收入结构等将发生深刻转变。我国金融业要主动适应高质量发展的要求,紧跟国家重大战略实施,聚焦产业升级,把资源配置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切实扭转资金脱实向虚的势头。要大力支持制造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促进“中国制造”向“中国精造”“中国智造”转变。二是服务薄弱环节,助力经济可持续发展。要大力发展普惠金融、绿色金融、消费金融,不断增强经济发展的包容性和可持续性。坚决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提出的支持民营经济发展壮大的六方面举措,建立支持服务民营企业发展长效机制。通过优化授信政策、加强资源配置、拓宽融资渠道、完善服务模式等手段,不断提高服务中小微企业和民营经济的水平。三是切实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近年来国际国内经济金融形势异常复杂,“灰犀牛”与“黑天鹅”并存,容易引发系统性金融动荡。在当前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金融业要增强忧患意识,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一方面,要根据不同领域、不同市场金融风险情况,采取差异化、有针对性的办法,花大力气解决好当前金融领域的突出风险;另一方面,也要加强潜在风险的主动识别和提前化解,加大重点领域风险隐患排查力度。要通过构建风险管理长效机制,做到治未病、治小病、早治病,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