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金融 > 新闻内容

“新冠病毒”对中国金融有何影响?

时间:2020-02-07 14:53:48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新冠病毒”对中国金融有何影响?

 

  2月3日,世界银行(WB)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双双发声,表示对中国的经济充满信心,中国经济极具韧性,政策空间充足。近日,亚洲金融合作协会收集了其智库专家对“新冠病毒”将如何影响中国经济金融的看法,为应对此次疫情建言献策。

 

  十四位亚洲金融智库专家积极发声。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整理总结十四位亚洲金融智库专家观点发现,整体来看他们认为:

 

  1、此次新冠病毒比2003年SARS对经济的影响更大。

 

  2、 新冠肺炎疫情仍处在早期阶段,未来对宏观经济的影响也存在不确定性。

 

  3、一季度GDP或不及5%,但长期向好。

 

  4、服务业等第三产业将是受到冲击最大的产业。

 

  5、金融业整体影响有限,资本市场整体向上趋势不变,人民币面临一定贬值压力。

 

  他们建议:

 

  1、在短期内,必须以控制疫情为首要任务,当前防范疫情比经济发展更重要。

 

  2、财政政策应成为政策助力,应加大财政政策扩张力度。

 

  3、货币政策需保障流动性合理充裕,第一季度即需考虑降息。

 

  4、金融管理应立足纾困,定向发力,防止大规模的中小企业破产违约。

 

  5、推进地方治理改革,持续增强市场信心,疫情可能也是一个倒逼机制,倒逼政府加快结构性改革步伐。

 

  下为整理的十四位亚洲金融智库专家精彩观点

 

  亚金协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两次疫情所处的经济周期不同、中国的经济结构发生很大变化、中国制造业产出规模以及所处的全球价值链位置也完全不同于2003年、疫情防控难度加大等因素,决定了此次疫情影响应当会超过非典。从目前的趋势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GDP可能降至不及5%。

 

  相比较来说,消费受到疫情影响最大。从消费来看,食品饮料、旅游、交运、商贸零售、酒店餐饮等受疫情的冲击比较大。应对受疫情影响的地区、企业和具体的社会团体采取诸如减免税费、延期缴纳社保、减免租金和提高贴息支持力度等财政政策。

 

  中国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应对疫情,要加大财政政策的逆周期调节力度,提高中央财政赤字率,加强中央对地方的转移支付。货币政策应有效舒缓本次疫情给企业带来的流动性压力,努力降低企业的经营成本。

 

  全力应对疫情的同时,也要高度重视经济的薄弱环节,采取有力措施,帮助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渡过难关,稳定就业,保障民生。

 

  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新冠病毒”的传播速度比非典快好几倍,其疫情的下降速率可能要低于非典后期的降速,因此其对2020年下半年经济的负面影响可能要比2003年非典时更大。

 

  2月份一定要坚决严防死守,才能使得3月份人们的出行和各项社会活动能够恢复正常。建议财政赤字率从2019年的2.8%上调至3%,即增加约2000亿人民币的财政支出。

 

  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导管涛:新冠肺炎疫情仍处在早期阶段,未来发展存在不确定性。如果疫情能够在短期内得到控制,不会对宏观经济造成太大影响。但如果疫情影响持续时间较长,则将会对中国经济增长产生更多的拖累。

 

  未来新冠肺炎疫情对于人民币汇率将是临时性冲击。随着疫情集中暴发期到来及其实质经济影响进一步显现,人民币汇率将阶段性承压。随着疫情平复、影响消退,压力逐步减退,人民币汇率将重回双向震荡走势,由基本面因素决定人民币对外是震荡升值抑或贬值。

 

  民生银行(600016,股吧)研究院院长黄剑辉:一季度GDP同比增速在乐观情形下同比增长4.5%,基准情形下同比增长4.0%;悲观情形下同比增长3.4%。预计商贸零售业受疫情影响将出现阶段性负增长。

 

  新冠肺炎疫情对银行业的冲击以间接影响为主,整体可控。根据“非典”经验,预计新冠肺炎疫情在短期内将对银行信贷需求产生暂时性冲击,对疫情严重地区影响偏大;疫情将加大部分银行潜在资产质量压力,中小微企业贷款、湖北省内农商农信资产质量压力或明显增加;疫情将对银行一般存款增长带来一定冲击,并带来中间业务收入短期减少。对与疫情关联更为密切的保险业务而言,机遇与挑战并存。此次疫情将对保险业上半年业务推动产生短期负面影响;疫情过后,保障意识的提升将会对保险产品销售产生强烈需求进而带来保费展业出现改善;长期来看,疫情等突发事件的爆发,将为保险业带来更广阔的展业空间,并进一步催生大众健康保障和多元化资产配置意识。

 

  应以此次疫情作为契机,推动政府治理、信息披露、媒体监督、医疗卫生等领域的改革。

 

  光大证券(601788,股吧)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量化估算疫情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基于相对乐观和悲观的情景假设,对2020年的GDP增速的拖累可能在0.4-1.0百分点。

 

  短期采取严格防控措施非常必要,可以说不存在控制疫情和经济冲击之间的取舍。

 

  货币政策可较没有疫情的情形下宽松一些,但主力应该在于财政扩张,包括减收与增支。政策应对更多应该是有针对性的扶持,帮助受影响严重的行业、地区和群体,而不应该是大水漫灌式。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