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金融 > 新闻内容

多元化金融组织体系服务实体 中央政法委

时间:2018-01-13 09:05:40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多元化金融组织体系服务实体  中央政法委

 

2012年12月底,继浙江温州、广东珠三角金改后,福建泉州正式获批成为第三个国家级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剑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原因在于,泉州民营经济发达,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难题尤为迫切。

根据总体方案,泉州金改主要目标是,五年左右基本形成与泉州经济社会发展相匹配、分层有序的金融组织体系,基本建成主体多元、充满活力的金融市场体系,建立完善形式多样、功能完备的金融产品创新体系;着力拓宽资金投入实体经济渠道,着力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着力支持薄弱领域发展,促进泉州经济又快又好发展。

五年过去,对于泉州金改成效,2018年1月12日,泉州经贸职业技术学院院长、厦门大学金融学博士生导师杜朝运教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评价称:“泉州是福建经济总量排名第一的中心城市,民营经济发达,泉州金改根据泉州经济特点,目的是服务实体经济和小微企业,主要在‘实’上面做文章,这几年做的还是不错的,泉州经济保持较快增长,房价也保持稳定,一平米均价1.5万元左右,一定程度上说明资金进入了实体经济,也没有出现大的经济风险。”

最近,杜朝运曾参与评估泉州金改,他坦言,在创新创举方面,泉州可能还需要一些更大胆的探索,同时及时总结提炼,为进一步深化金融改革贡献泉州经验。另外,也有参与评估人士表示,泉州在金融科技方面探索不多,不过也有现实因素,毕竟不是一线城市。

泉州市金融工作局相关人士透露,下一步,将进一步推进泉州金改区建设,打造金融资源集聚区,包括争取设立民营银行,推动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开展综合化经营管理试点等。同时,打造资本运作集中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推动更多优质企业上市,在产融结合、民间融资等方面继续探索。

新设多类机构补短板

1月12日,泉州金改现有成果,首先体现在多元化金融组织体系,不难理解,地方会利用金改红利,加快金融资源集聚,补齐金融短板,同时通过充分竞争,降低融资成本。

譬如,泉州利用金改红利,加快发展金融新型业态,新设海西金融租赁公司、七匹狼集团财务公司、兴业消费金融公司,泉州成为全国唯一同时拥有三类非银机构的地级市。

1月12日,七匹狼集团财务公司相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是福建省首家民营企业集团财务公司,也是中国首家服装行业企业集团财务公司。财务公司作为企业集团的内部银行,可以实现提高集团资金使用效率,降低集团综合财务成本、拓宽和畅通融资渠道;另一方面,也是民营企业进入金融的有益尝试,是产业金融的突出代表,以融促产、以产带融,助力实体经济发展。”

其次,泉州民营经济发达,作为草根创业型城市,泉州金改以产业集群、小微企业和“三农”等领域金融服务为重点。泉州市金融工作局相关人士透露,省、市两级财政共同设立金改专项资金,并逐年增长,累计投入金改资金超过10亿元。

2018年1月12日,泉州市金融工作局相关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泉州金改获批以来,坚持以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为主线,以改善小微企业金融服务为重点,力求打通金融资本进入实体经济和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两个通道”。

泉州市金融工作局相关人士透露,预计2017年全市金融业增加值314.72亿元,比2012年增加175.25亿元,增长80.24%,年均增长12.5%;2016年底银行业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979.24亿元,比2012年底增加776.48亿元,增长64.56%,2017年11月底,这一数据达到2108.98亿元。

华东某地金融办负责人曾调研过泉州金改,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泉州金改很好,对于传统制造业,金融支持搞得那么好,不多见。现在,我要学习泉州金改。”

具体来说,包括“无间贷”产品、建立中小微企业信用信息交换共享平台、设立小微企业信贷风险补偿共担资金、小微企业信用信息建档等一批创新举措。

比如“无间贷”产品,泉州银行方面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泉州地区民营经济占比高达90%,区域内小微企业以家庭作坊式、家族企业为主,资金安排的不确定性大,在担保难融资难的背景下,对银行的续贷要求强烈。

泉州银行探索全新的贷款模式——无还本续贷,即对经营面正常 、征信良好的小微企业,在原贷款到期时无需归还贷款本金,重新签订合同即可完成续贷。

此外,建立“首贷”模式,通过“征信+政府担保+银行贷款”等联动,支持有一定成长性但缺乏抵押担保、未与银行建立信贷关系的小微企业与银行建立“首贷”关系。目前小微企业信贷覆盖率35.26%,比2012年底翻番。

设金融工作局监管类金融

泉州金改也致力探索地方金融监管体制,试图突破“管不到、管不好”问题。

首先,成立金融风险防范工作小组,由市委书记担任第一责任人、市长担任第一组长,构筑形成政银保司企一体、市县乡联动的防控化解金融风险工作格局,累计化解处置68个风险担保圈,协调帮助500家以上困难企业资金链问题,防范金融风险。

其次,整合分散在相关部门的地方金融工作职能,设立泉州市金融工作局,承担地方金融事务综合协调和服务职能。

“泉州市金融工作局整合了分散在金融办、发改委、经信委、财政局等部门单位的地方金融工作职能,并且是泉州市政府组成部门。”接近泉州市金融监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比如,此前经信委负责小贷、典当、融资性担保等类金融机构监管,现由泉州市金融工作局监管。

华东某地金融办负责人认为,地方金改尤其需要有一支专业素养高的金改干部队伍,“在金改工作中,有些部门动作慢一点,不是不努力,而是对金融工作不了解”,金融专业人员非常关键。

他表示,各地在开展金融改革后,对金融办(局)的机构、编制等都进行了大幅强化。一是机构升格政府组成部门;二是大幅增加编制,以事业单位为主;三是增加金改处室;四是市场化解决,向社会招聘工作人员。

2012年前,泉州市金融办挂靠市政府办,共5名编制。2014年6月,泉州市金融工作局金融局正式运作,为政府组成部门之一,现在则是24名编制,还从外部抽调和借用了一些工作人员。

争取上级资源很重要

泉州市金融工作局相关人士坦言,泉州金改虽然取得一些实际成效,但泉州金改工作和金融业发展还很不足,一些根本性问题还没有突破,与各方期盼相比还有不少差距。

泉州市金融工作局相关人士总结,主要不足是:首先,自主创新还不够多。产品服务创新多,体制机制创新少;在现行框架中运作多,打破思维定势的创新少,金改潜力尚未充分发挥。

其次,核心突破不够强。直接融资占社会融资比重、地方法人银行存贷比仍然偏低,实体经济对金融的多样化需求未能得到根本和有效满足。

最后,创新环境不够优。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限制较多、基层金融机构创新空间较为狭小、地方政府金融监管权责不相匹配等问题比较难以突破。

接近泉州金融监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金融体制机制创新更多在于中央层面,地方权限有限;加上近年来形势更趋复杂严峻,泉台金融合作优势减弱。

另一方面,有分析人士指出,从宏观层面来看,宏观经济金融政策调整带来的不确定性,是金融改革创新面临的最大挑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

在多位推进地方金改工作的政府人士看来,争取上级资源很重要,全国开展金改的地区很多,都没有建立部省共建机制,如果有需要解决的重点事项,点对点对接效果更好。

有政府人士表示,“泉州争取部委同志来挂职的效果很好,特别是争取到国务院办公厅的同志来挂副秘书长。”

2014年期间,原国务院办公厅秘书二局处长李钢曾挂职泉州市政府副秘书长一年,李钢现任证监会办公厅副主任。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