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益 > 新闻内容

成都“公益屋”品类数量飙升

时间:2019-05-14 19:06:26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成都“公益屋”品类数量飙升

 

想打羽毛球了,但是没拍子;手机突然没电了,但是数据线坏了;快上课了,才发现笔不见了……生活中,总难免遇到一些某件必需品“不在线”的时候!在成都,有一款共享小屋可以解锁这样的麻烦。5月14日,天府早报记者来到四川师范大学成龙校区,见到了已经在这里运行一年的“公益屋”。“现在这里的物件品类和数量都越来越多了,同学们会送来他们的闲置品,有需要的同学则可以随时过来去借。”小屋发起人之一、川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大三学生王文达透露。

无值守无登记自由取借 成都“公益屋”开放一年物品品类数量飙升

 

20多平米小清新

学习用品运动用品电子产品都有

走进川师大学生活动中心4楼楼道,大多房间都是房门紧闭的,然而位于楼道一侧尾部的一间屋子却是房门大开。门口有着醒目的绿色“公益屋”标志,20多平方米的空间看上去明亮清新。米白色的墙壁上挂着一些装饰画,还贴着有一些同学们兴致所留的粉黄绿蓝便签条,“请爱惜我的小台灯哟!”“有没有男朋友可以借啊,一辈子的那种”……墙角的绿色植物和原木色的物品木架,衬托着简易书桌的安逸舒适。

主角是这里品种丰富的物品,电子产品、学习用品、服饰用品、运动用品、生活用品,它们以区域划分开来,方便需要者快速寻找。羽毛球和球拍、乒乓球拍、跳绳、毽子,数据线、耳机、台灯,雨伞、药品、书籍,女孩子们用的头绳、发夹、指甲油、面膜……有趣的是,这里有着形状各异的笔,“你放一只手表或是其他贵重物品在桌子上可能都不会丢失,但是一支笔却是最容易走失的。”一位同学笑言,“笔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物轻情意重的吧。”

无值守无登记自由取借 成都“公益屋”开放一年物品品类数量飙升

 

“2017年底,我们就有这个打算了!”“公益屋”发起人之一、大三的王文达同学介绍说,“我是学校团委的一名学生干部,在和老师交流的时候,谈到了这样一个想法。”他回忆说,“我们看到身边有一些‘爱心公益超市’、‘共享宿舍’等新生事物,所以就想到是不是可以为同学们提供这样一个场所,可以旧物换物,把自己不需要的物品捐赠出来,集中放到一个地方免费提供给有需要的人。”没想到,校团委的老师对王文达的提议非常支持,“于是我们几个同学便一起做了个方案,开始一步步地去落实。”

落成1年成打卡地

物品品类和数量都在飞快地提升

2018年3月,“公益屋”便落成了,很快在同学中传开来,甚至成为了同学们的网红打卡地。“团委老师们为我们在学生活动中心的4楼开辟了这样一间屋子,还为我们提供了一万元的启动资金。”王文达告诉天府早报记者之所以选择这个位置,“是因为这里是在学校一隅,有些同学这这边上课可能缺点什么,回寝室也不太方便,正好可以来这里取用。”

拿到启动资金,王文达和小伙伴们购置了装修材料,对房间进行了改造,大家伙一起撘桌子、拼架子,“公益屋”很快便初见雏形,“我们还用一部分资金购置了一些物件,比如卫生纸、花露水、体育用品等等,随后又从学校师生中募集了一些物品。”

无值守无登记自由取借 成都“公益屋”开放一年物品品类数量飙升

 

经过一年的经营,如今,“公益屋”的物品品类和数量都在飞快地提升,“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东西都是同学们拿来的,比如那边一些手工的工具,还有一些日用品扇子、毽子、墨水、台灯、计算器等等,”王文达指着木架上的物件如数家珍,“你看,同学们送来的最多的还是学习方面的物品,比如书籍、笔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公益屋”不仅为同学们提供所需,还是一个不错的学习场地,“这里也不时有些同学过来做小组的作业、讨论。场地都是开放的,没有任何限制。”王文达说。

谈到“公益屋”开启一年的经验,王文达满意地说,“首先还是要考虑到受众,这里来的几乎都是同学,我们需要更多地去了解同学们如何能更加便利地使用这个‘公益屋’。”他透露说,“因此我们定期会在寝室或是教室去设点,同学们可以更方便地把东西拿给我们,再由自愿者们统一把物品放过来。”此外,大家还很注重宣传,“我们会通过QQ、微信、微博等平台多多宣传,让更多同学们知道有这样一个便利,可以随时利用起来。”

“每年的6月和9月是‘公益屋’最忙的时候。”王文达透露,“毕业季,即将离开校园的同学很多东西都带不走了,扔掉又可惜,就可以通过‘公益屋’将这些大学记忆留在校园,留给其他的同学。”而9月开学季,则需要向新生们宣传,“让他们知道可以到这样一个地方来‘淘宝’。”

目前,日常维护“公益屋”的团队有七八个人,大多是四川师范大学青年志愿者总队的同学,“每周我们会过来两三次打扫卫生,整理陈列物品。”

对于未来,王文达表示希望这个平台可以通过旧物循环利用,为更多同学提供便利,“此外,老师还为我们提出了一个点,是否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对一些有需要的同学进行一定的资助。”他分析说,“我们这里平时没有人值守,捐赠和提取物品都不需要做任何登记,对于同学们来说,可以很好地保护隐私。”王文达直言,“比如我们可以提供一些考试需要的词典,购买一本新的可能需要一两百元,也挺贵的。”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