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益 > 新闻内容

谈中国公益基金会现状

时间:2019-04-18 19:38:45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谈中国公益基金会现状

 

由天津市社会组织管理局主办的“天津基金会沙龙启动仪式暨首期沙龙”在天津市社会组织党群活动服务中心举行。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作为战略合作单位参与天津基金会沙龙,是基金会论坛继此前参与广州、湖南、成都、武汉等地推动不同地区基金会行业生态建设之后,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指导下,首次与天津的基金会一起共同推动行业生态建设的重要实践。基金会论坛会一直愿意和公益行业的各位同仁一道,积极支持各地区行业平台建立,增进行业交流,促进各地区基金会发展,进而推动整个基金会行业发展和公益慈善行业建设。

在沙龙的主旨演讲环节,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贾西津从中国基金会的现状数据出发,分析了基金会发展的历程与条件,并特别谈到了天津基金会在北京的吸纳与辐射下的发展机遇与挑战。这里将贾西津老师的演讲全文整理如下,与各位分享。

大家下午好,特别高兴我们是首届天津基金会沙龙,不是一次性的,是延续性的,不管它有多小,希望这个首届后面可以一直不断地延续下去,就像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很有价值,因为是一种持续的力量。

我今天从几个方面来和大家分享一下基金会发展的机遇和挑战。先看看基金会的发展是什么样的状况?然后再看基金会有什么作用?为什么会有基金会?最后,在中国,发展基金会有哪些条件,会面对什么样的挑战?

我国基金会发展现状

首先,我们先看一下基金会发展的数据。这些数据来自民政部统计数据及基金会中心网的最新数据。可以看到中国的基金会有这样的几个特点:

一是数量非常少。在各级民政部门登记注册的社会组织已经有82.6万家了,但是这80多万家里面,基金会的数量连百分之一都不到,仅仅只有7169个。说明中国基金会的数量是非常少的。

第二个特点是规模小。2018年底,全国基金会总资产1527亿元,虽然看上去好像也是个不小的数字,但只要略一做比较就发现了,去年同年,国家电网营业收入3489亿美元,全球排名第二,中国银行年利润1770亿美元,而中国所有基金会的总资产,还不到一个大企业年利润的八分之一;再跟美国相比,美国180万家免税组织,私人基金会近十万家,2015年美国国税局统计,全美基金会净资产总额8600亿美元,年度公益支出630亿美元,单一个盖茨基金会净资产规模就404亿美元,年度公益支出38.6亿美元,也就是说美国一家最大的基金会的净资产就大大超过了中国所有基金会的总和。虽然我们自己比起来,觉得这个数字不小了,跟自己的历史比较的话也不小了,但是就中国经济发展水平而言,就中国经济的全球的地位而言,中国的基金会便显出非常弱小;就国际上基金会的发展水平而言,也相当薄弱。这是数字显示出的现状。

 

在省市的排名中,有些省份占据了主体。比如广东省,有一千多家,也是唯一一个上千家的省份。而资产总额——像北京、江苏、上海,这是(资产总额)比较大的几个省份。资产总额最大的是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在这些基金会中还有很多是属于非常特定指向的,比如大学的教育基金会,它们在净资产和投资收益方面,都占了一定比例。这样看,中国面向社会的公益基金会就更不足了。

我们可以看到基金会数量天津市排名23,只有不到100家。就自身而言,几十家基金会其实也已经有发展的累积。但是就津京冀的社会地位、经济发展以及北京周边带动作用相比而言,它还有非常大的潜力没有发展出来,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这个基金会的数量并不高,未来可能发展的空间还是很大的。

基金会的独特作用

以上是基金会发展的数量,我们说中国基金会比较少,资金量比较低,那么这就涉及到基金会到底有什么样的社会作用?如果政府可以满足各种社会需求,是不是还需要基金会?是不是一定要有基金会?其实,基金会有自己独特的作用。

首先,就社会组织发展而言,基金会是社会组织发展资源的提供者,它是一个资源池。所以,如果资源丰富,它会促生组织能力的发展。如果没有资源的提供者,那么前端的服务者会成为无源之水。所以需要有一个资源库在后面促动社会组织。在整个社会组织的发展过程中,基金会的地位其实是非常高的,虽然基金会不像社团和民非直接提供服务,但它们恰恰有更重要的作用,因为它们让这些提供服务的、互益的、公益的社会组织有活力,有资源,才能去活动。所以对于社会组织而言,基金会的作用是非常独特的。我们在观察国际社会组织的时候也是,不光要看总数,也一定要看结构。那么在社会组织的结构之中,这种组织的再组织、支持类的组织、基金会,其实起到了一个支柱的作用。

第二,在公益生态中,基金会是一个支持层。如果我们把整个社会部门看做一种公益生态,它不是扁平化的。就好像企业的发展不简单的是数量,经济发达意味着特定结构的出现,例如,有没有股份制公司、跨国公司、金融公司?银行体系怎么样?经营产业发不发达?仅仅是数量多并不意味着经济发达。在公益领域也是一样的。我们看数量只是一个方面,但是还要看这种特定机构的出现,就是支持类组织、基金会的出现,包括孵化器。这类组织就好像银行、金融系统在经济中所起到的作用,所以只有这样的结构构建起来,这个生态链才能接上。生态链的层次性决定了公益生态发展的程度。

第三个方面,基金会是一个对接财富部门和公益价值的工具。这也是为什么会有基金会的所在。基金会的形式是一个一百年前的创新。那个时候以美国为起始,有很多大工厂有巨大的财富累积,在这种情况之下,这些财富在不断地进行利润再累积和家族传承之外,会有一个必然的财富自身的需求——怎么让财富延续其所有者所要实现的目的?

基金会是让财富家和企业实现社会目标的一种手段。设立一个基金会可以把这些钱剥离开企业的各种风险,剥离开家族传承的这些纠结,永远地在价值目标上延续下来。这就是为什么百年历史的基金会至今仍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就是因为它的法律形式保障了这笔资金的延续性。财富和原发的企业,原发的个人,甚至和他的家族都没有关系了,和经济危机没有关系,和企业破产也没关系,这个基金会的公益宗旨仍然存在。

其实一百年经典的公益模式就是三方——财富的创造者、公益目标的实现者、中间是基金会——链接起公益的纽带。通过这个链接,让资金有了宗旨的独立属性,才有可能持续的实现它的公益目标。否则,企业自己就随着经济变故造成财富的巨大损失,或者当这个财富拥有人不在的时候,下一个人会把这个钱用于什么就完全不知道了。只有基金会才能把这个公益目标固定下来。百年的公益精髓就在于基金会这样一个非常独特的、创新的组织形式的出现。所以基金会在衔接财富和社会部门的作用上是一个十分创新的工具。

当然,在中国,基金会还承担了一些特殊的角色。比如,由于2004年《基金会管理条例》之后,基金会成为中国三类社会组织中发展最好的类型,而且相对超脱,可以不拘泥于任何具体服务对象,所以在理念引领、治理规范等方面,也起到了比较独特的促进性作用。这是中国转型时期基金会的特殊性角色。当然还有一些基金会起自于政府,最开始是由于政府缺钱但是想干事,所以成立一个组织募集社会资源,也是属于中国的特殊路径。这种属于中国的特殊路径的属性随着自身的发展也会发生转变。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