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鲜 > 新闻内容

余光中的海南情缘 温云松简历

时间:2017-12-18 08:47:56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余光中的海南情缘 温云松简历

 

    蓝星在闪烁,隔水的观音,在默祷你的离去……满头白发的你,在海口西海岸,却像少年明朗……”

  12月17日下午,为了追慕余光中先生诗魂,两岸诗会组委会、海南省台办主办的“家国情怀、梦回乡愁”追思会在海口水巷口国新书苑举行,现场气氛肃穆凝重,余光中的海南诗友们纷纷用诗歌来表达对先生的追思。

  大家深切悼念余光中先生不仅是因为那首感动代代中华儿女的《乡愁》,更因为他也是海南的老朋友。余光中一生六次到访海南,与海南有着很深的情愫,前后受聘为海南师范大学和海南热带海洋学院(前身为“琼州学院”)客座教授,到海南高校进行学术讲座,更因为两岸诗会,到海南以诗会友,成为联系两岸精神文化纽带的大使。

  2013年,余光中在海口的《乡愁》专场音乐会上接受诗人舒羽的采访。唐小平摄

  余光中与海南的六次缘分

  头戴方格小皮帽,架着金边眼镜,一身浅色西装裹着瘦弱的身板,2013年12月28日晚,在海口新国宾馆举行的2013年两岸诗会招待晚宴上,记者第一次见到小时候语文课本中,那首熟读的《乡愁》的作者余光中先生。

  镁光灯照耀下的余光中满头白发,却精神矍铄,与夫人范我存挽着手,举手投足间尽显儒雅文人气息。

  在宴会致辞中,余光中深情地讲述了他与海南的四次缘分。

  “我和海南岛已经有四次缘分,第一次是在1938年,那时候日本侵略中国,母亲带着我从沦陷区,辗转到了上海,又坐了一条轮船,经过香港,要去安南,船必经的就是琼州海峡,那时候我才9岁。再就是十年前海南师范学院请我来讲学,停留了三天,那一次去西部儋州参观了东坡书院。5年以前,海南岛要建国际旅游岛,余秋雨先生跟我有一个对话,之后我们沿东部去到了三亚。这一次大概有机会去中部山区了。”

  余光中辞世后,记者梳理当年他来海南的一些新闻报道,并采访与他接触过的旧人时发现,他与海南的缘分不止他讲述的这四次,事实上,至少有六次。

  记者在翻阅当年的新闻报道中发现,2003年底和2004年底,余光中连续两年来到海南师范大学讲学。担任两次讲座主持人的时任海南师范大学中文系主任阮忠证实了这一点。

  而余光中最后一次有据可循的海南岛之行,是在2014年春天,也就是他到海南参加两岸诗会后的一两个月,再次携夫人到三亚参加了一次时间短暂的文化交流活动。余光中的这次海南之行短暂仓促,很多海南旧相识并不知晓。而时任三亚琼州学院党委书记的韦勇在临时得知这一消息后,与余光中再续两岸诗会之缘,两人在一起谈诗歌谈生活。交谈中,余光中感慨海南人民对他的深厚关爱,当时两人还约定每年都到琼州学院讲学。

  约定还未履行,谁也没想到,这次,是余先生最后一次踏上海南岛。

  余光中与海南的诗歌情缘

  余先生一生写诗,他与海南的缘分更离不开诗。

  2013年底,余光中荣获两岸诗会桂冠诗人荣誉,应邀到海南参加两岸诗会。参会期间,他为琼台姊妹岛落笔,留下吉言:琼台两福岛,南海一水通。字里行间,透露出满满的乡情乡愁。

  他的经典名作《乡愁》在诗会中被多次吟诵,海南省还专门举办了以他的力作《乡愁》为主题的专场交响音乐会。

  记者也有幸在海南省歌舞剧院亲耳聆听了那场交响音乐会。当晚,余光中走上舞台,以“淡淡哀愁”的语调,为大家朗诵了那首《乡愁》。虽然这首《乡愁》已经被大家所熟知,但听到他的深情朗读,在场的观众还是禁不住鼻酸、流泪。

  余光中在回顾这首诗的创作背景时说,当时正值1970年代初,大陆和台湾之间看不到一丝松动的迹象,于是他创作了一批以“乡愁”为主题的作品,《乡愁》就是其中一首。

  余光中坦言,当时自己对这首4段小诗并不十分满意,一度将其放在抽屉里,直到某天整理抽屉,才发现这首诗还不错,就试着投递出去。出乎意料的是,因为这首诗顺应了海峡两岸期待交流的时代潮流,淋漓尽致地表达了两岸同胞“渴望与亲人团聚,渴望祖国统一”的共同心声,再加上诗歌简洁、形象、朗朗上口,引起深深共鸣,在大陆引起轰动。

  那场交响音乐会用朗诵、交响乐等多种形式将《乡愁》演绎得淋漓尽致,让余光中非常感动。他说,没想到海南人民对他的《乡愁》给予如此的厚爱,他几乎是饱含热泪看完了整场演出。

  余光中参加两岸诗会的5天行程,都是在精神饱满的状态下进行的。他的忘年交、大陆诗人舒羽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回忆道,当时余光中全程都是跟大家一起坐大巴车,路上有点颠簸,但是他还是精神饱满,甚至在路上整理新书目录。在保亭的诗会活动中,每天晚上都与大家聊到很晚才休息。

  “余光中先生很喜欢海南的山兰酒,虽然他不能喝多,却很喜欢看大家喝,享受那种苗寨的淳朴民风和热闹氛围。”省台办主任刘耿回忆说,每一次跟先生和诗人们聚餐都很热闹,席间大家吟诗喝酒非常尽兴,有一次,自己即兴创作的一首小诗还获得先生的连连夸赞,督促他一定要出一本诗集,还主动提出要给他写序。

  “没想到,我的诗集还没有出,他却走了……”刘耿禁不住扼腕叹息。他告诉记者,去年两岸诗会在台湾举行,他还带着大家专程去探望余光中,当时先生已感身体不适,一度闭门谢客,但听说海南诗友一行到了台湾,依然盛情邀请至家中做客。他对家人说:“海南的老朋友们来了,怎能不见?”

  多次赴琼讲学点拨海南学子

  余光中与海南的六次缘分中,有三次来到了海南高校,为学子们讲学。两次去海南师范大学讲座,还有一次,是两岸诗会期间到海南热带海洋学院讲学,他也先后受聘为两所高校的客座教授。

  时任海南师范大学中文系主任阮忠记得,这两场学术讲座,都因余光中先生的到来,全场爆满。尤其是第二次到海南师范大学的演讲,2000人的体育场座无虚席,盛况空前。

  “走到演讲席前,先生脱去外套,然后拿起话筒。这时我就听到身后的同学说‘还是老习惯啊,去年他在田家炳二楼报告厅做报告时就是这样,一上来就脱外套,从头到尾站着讲。哪像77岁的老人家啊!’”阮忠对此记忆深刻。

  阮忠还记得,那次余光中先生的演讲主题是《英文与中文》,他带领学子们发现中文的美学内涵,还勉励学生们要打好英文和中文的基础。

  之后的提问环节,学生跟余光中先生进行了交流,先生站在台上认真倾听、回答。有同学问:“您作为一个文学大师和一位老人,怎么看待当前的台湾时局?”他回答说:“我是一个中国人,文化的交流很重要,我们不要为了五十年的政治抛弃五千年的文化!”先生的回答博得了现场热烈的掌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