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汽车 > 新闻内容

中国汽车工业沉浮70年

时间:2019-10-02 11:05:21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中国汽车工业沉浮70年

 

1987年7月,一个闷热难耐的夏日,一位七旬老人在一汽解放牌卡车30年纪念大会上,难掩激动之情:

 

“我老了,无法投身中国汽车工业的第三次创业。但是,我愿意躺在地上,化作一座桥,让大家踩着我的身躯走过,齐心协力把轿车造出来,实现我们几代人的中国轿车梦。”

 

现场,鸦雀无声,台下的人们看到,他的眼里闪着泪花,他哭了,老泪纵横。

 

半个月后,这位老人在上海考察桑塔纳国产化项目时,突然病倒。他留给世人的最后一句话是:“同志们,我累极了,想睡一会儿。”

 

这位老人就是被称为“中国汽车工业之父”的饶斌。

 

他曾是一汽、二汽的第一任厂长,和工人一起动手造出了解放、红旗和东风汽车。

 

20世纪80年代初,他牵头组建中国汽车工业公司,在产业一线继续推动中国汽车业的改革开放。

 

2009年,中国汽车产销量跃居世界第一,成百上千万台汽车走进中国家庭,饶斌那一辈的先行者没能等到这一刻。

 

在过去的70年里,中国汽车工业涌现出了无数个饶斌一样的汽车人。

 

他们大多有着跌宕起伏的一生,几乎与新中国的汽车历史同构在一起——既为她贡献了一己之力,也因她而饱经风霜。

 

 

在历史滚滚洪流中,他们的生命,似乎就是为中国汽车而来,为中国汽车而燃烧,哪怕最终像夜空中的流星划过,也在所不惜。

 

时光可以流逝,铅华可以洗尽,生命可以消亡,但一代代有名或无名的汽车人,对民族汽车的梦想却穿越时空,刻在车辙上,和新中国汽车工业乃至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脉络一道,成为不可磨灭的印记。

 

文|王慧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纸花、高粱、苞米

 

新中国成立之初,一穷二白,这注定是一个需要激情燃烧的时代。

 

1949年12月,毛泽东登上了开往莫斯科的专列。此行的一个重要目的,是为新中国的经济建设争取援助。

 

据官方记载,刚一抵达莫斯科,毛泽东就在斯大林的带领下参观了斯大林汽车制造厂,看着生产线上一辆辆汽车组装下线,毛泽东对随行人员说,“我们也要有这样的大工厂。”

 

这一句话,好似冲锋号一样,吹响了中国汽车工业在神州大地开创的号角。

 

三个月后,中央人民政府重工业部(即后来的第一机械工业部)组织成立了汽车工业筹备组,郭力担任主任,孟少农担任副主任,拉开了第一汽车制造厂筹建的帷幕。

 

1953年7月15日,长春市西南郊孟家屯,在一片曾是日本关东军残杀抗日志士的废墟上,万名建设者汇聚,六名年轻的共产党员抬着刻有毛泽东题词的汉白玉基石进入会场,伴随轰鸣的推土机马达声,中国汽车工业埋下了第一块基石。

 

随后,来自祖国各地建设大军,为建设新中国第一个自己的汽车工厂忙碌、奋斗。满载各类物资的列车和浩浩荡荡的劳动队伍在工地上沸腾,他们寒暑两季施工,在历史的空白处,一座座厂房拔地而起。

 

属于那个年代的激情和奉献创造出了奇迹。

 

经过中苏双方的共同努力,仅三年时间,1956年7月14日,一汽生产的第一批12辆解放CA10型卡车下线,正式结束了“中国造不出汽车”的历史。

 

庆祝会后,400多名劳模、先进工作者,坐上新装配成功的解放汽车,组成报捷车队,与全厂职工见面,驱车向省、市委报喜。成千上万的人站在道路两旁,争先恐后目睹国产汽车的风采。人们不断向车队抛撒五彩缤纷的纸花,没有纸花的就拿高粱、苞米、谷子往汽车上抛撒……

 

那是最纯粹的喜悦,不沾染复杂气息,饱含属于那个资源匮乏时代的民族自豪感。

 

2银龙、金龙、凤凰

 

解放牌汽车振奋全国上下,如萌芽一般,激发了中国汽车工业的成长。

 

解放CA10型卡车下线的同一年,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毛泽东在中间插话时说道:“什么时候能坐上我们自己生产的小轿车来开会就好了。”

 

在这一号召下,经过一年的部署计划,一汽委派时任设计处处长的史汝楫和另一位工程师于1957年6月抵达北京,展开搜集国产轿车相关资料和图纸的工作。

 

和新中国当时绝大多数起步的工业一样,开发国产轿车的条件堪称“四无”:无资料,无经验,无工装,无设备,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史汝楫在众多的外国轿车材料细细筛选中,找到了一辆法国的Simca Vedetti(西姆卡·维迪娣),并选中它作为参考车型。

 

以这辆车为蓝本,一汽的设计师们做了大胆的设想和构想,保留车型顺利研制的同时,融进了中华民族的风格和特色,并为它设计了一条“银龙”造型的立体车标,后期还曾改为金龙设计,代表着民族象征。

 

1958年5月12日,带着“东风压倒西风”的寓意,代号为东风CA71的中国第一辆小轿车驶下了生产线,填补了我国轿车工业的空白,饶斌亲自驾驶着汽车,驶进中南海。

 

东风CA71在长春问世之后,不仅在祖国北方洋溢着喜悦之情,长江以南的上海人民同样受到了极大的鼓舞,萌生了自己造车的想法。

 

上海造车有自己的底子。

 

上海汽车厂早在民国时期就已由德国宝昌公司建成,1918年归属英商利威汽车公司。解放以后整合为上海汽车装修厂,后改名为上海汽车制造厂。

 

不过,当时的上海汽车厂虽然有一些老牌技术人员,设备却严重匮乏,生产力极低,所以这次造车计划像东风一样,找了一个国外成熟车型作为蓝本。

 

被上海汽车厂选中的是一台奔驰220S,当这台车运回厂内以后,包括上海底盘配件厂、上海内燃机配件厂在内的几十家最具实力的工业企业,都参与到了这台车的研制过程中,几乎每个零件都会有对应的部门负责研究开发。

 

经过半年努力,1958年9月28日,上汽的第一辆轿车样车装配完成,他们给它起名“凤凰”。车头凤凰造型的立标,也是为了和东风CA71车头银龙、金龙的造型相呼应。

 

和解放一样,东风、凤凰同样是序章中的音符,一款车,一座城,一个品牌,经典的故事不断谱写出新的序曲,时代的年轮缓缓向前,不断迸发出新的期望。

 

3红旗!红旗!

 

接过解放、东风、凤凰大旗的,是自诞生之日便饱含着更为强烈的民族情怀的红旗。

 

1958年6月25日,一汽团委书记王道义在传达团中央会议精神时,向与会的一汽人提了个问题:“能否在十周年国庆节前试制出高级轿车?”

 

当时,他们正为从北京传来的一个消息而苦恼:刚生产出第一辆井冈山牌轿车的北京汽车制造厂,又被委以重任——试制高级轿车,向国庆献礼。

 

这个消息就像一池春水的涟漪,在一汽人的心中被一圈圈放大。

 

在这之前的5月,一汽采用“三结合”的做法,仅用6个月就试制出了我国第一辆轿车-东风CA71,他们热切地期望第一辆高级轿车也出自自己的企业。

 

当天晚上,时任一汽设计处处长陈全召集大家开会讨论,憋了一肚子话的众人议论纷纷,观点出奇地一致:一定要把第一辆高级轿车的“第一”抢到手。这次会议上,他们还列出了时间表:7月末底盘设计科交出底盘图;9月车身设计科试制出车身。

 

一汽管理层的这种争先夺魁精神,一层层地感染了每一个一汽员工。说干就干,当年7月1日,一汽的高级轿车项目正式启动。

 

即便困难重重,所有人的积极性也很高,有条件上,没条件也上。一汽员工喊出了“乘东风,展红旗,八一拿出高级轿车去见毛主席!”的口号。

 

高级轿车的研制难度远超以往。一汽这一次参照的蓝本是一台1955年款的克莱斯勒帝国,然而V8发动机的铸造难坏了一汽的专家们。

 

一生跌宕起伏的一汽轿车分厂原设计科科长、建筑大师梁思成的门生吕彦斌回忆,试制的最大困难是发动机,其中又以气缸体的铸造为难中之最。当时铸造的气缸体100件有97件是废品,但专家们还是百里挑一选出了几件毛坯进行加工,最终造出了V8发动机。

 

1959年9月,一个艰巨的政治任务落到了40岁的锻造车间主任陈子良身上。9月中旬,以他为组长,30名随车服务的同志将33辆红旗CA-72和2辆敞蓬检阅车分批发运北京。

 

35辆红旗轿车齐聚首都汽车公司,俨然成为一道别样风景。所到之处,引来无数市民观看,“红旗!红旗!”的呼喊声响彻天际。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