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IT > 新闻内容

新IT时代的技术路线怎么走?

时间:2018-09-14 20:27:12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新IT时代的技术路线怎么走?

 

这个所谓DT时代或新IT时代与过去的IT时代有何不一样?如何帮助用户沿着合理的技术路线实现既定的工作目标?这看上去真是一种充满未知因素的旅程。

 

就产品与技术、产业与市场的发展趋势而言,过去二三十年间,中国政府各部委、各大金融机构、各大央企所建立起来的当时最先进的安全稳定运行的IT系统,其效率现在多大程度上落后于实际的需要?其先进性、安全性、稳定性,当然已经受到新技术、新产品的挑战,面对算法技术的变革,上述系统既迫切想革新,又担忧革新带来安全稳定运行的风险。因此,这样一个庞大的市场,对于产业界而言,毫无疑问既有无限诱惑,也有重重阻碍。尤其对于IT厂商而言,所必须面对的最大问题是什么?是消除用户疑虑,并尽一切可能保证用户不掉进坑里?工业界和学术界如何密切合作实现应用技术的突破?——一家人工智能公司和一家大数据公司以及一家研究人工智能运维的学术机构的负责人,新近就上述问题向本报发表了看法。

 

1.天云大数据CEO雷涛:现在新技术概念的方向特别多,避免误入歧途的关键在于对系统架构有清晰认知

 

一个令人瞩目的现象是,当前在通用人工智能市场,投资快速增长。许多很活跃的企业不断受到投资者追捧。天云大数据公司CEO雷涛说,这个市场现在都是百亿以上的体量,短期内两三百亿量级都很轻松。从融资的角度看,或从企业服务角度看,雷涛认为,现在泡沫吹得很大的就是人工智能。但在市场上,人工智能的真正价值并未凸显出来,仍然都是早期的一些应用级的AI项目,像人脸识别、无人驾驶、聊天机器人这些应用级别的人机交互,它们是更容易被人理解的AI。从产业内部的角度看,由于现在需要有更高阶的技术处理能力,需要有更高阶的科技力量,这对产业内部的维度是一次彻底的颠覆和革命。传统的数据库,有存储,有服务器,但现在,存储和服务器合并在一起了,以后不会再有单独存储的概念,这些在分布式计算领域带来太多对原有IT世界的革新,和对IT阵营的洗牌。

 

于是笔者问他,从IT到DT,产品和技术飞速发展的趋势,产业和市场急剧爆发的趋势,该怎么看?它带给业界、带给用户什么样的不安和启示?

 

作为很早就参与了北京市祥云工程的资深IT技术专家,雷涛认为,从历史来看,每一项新技术都需要一些早期采纳者,而这个早期采纳者,通常就是银行。它们貌似保守,但它们技术的成熟度较高,对一些新技术较快达成共识,先行采纳。这使得人工智能、分布式的计算等核心技术较快在银行落地,就像Gartner(高德纳公司,全球最具权威的IT研究与顾问咨询公司)技术成熟度曲线一样,确实因为有一些早期采用者能够很快对这种新需求和新技术产生碰撞后的共识,天云大数据公司才有了后来的各种Fintech(金融科技)的称号。

 

从行业角度看,雷涛的观点是,IT和DT的变化来自于原有的流程驱动面向数据驱动,这意味着商业流程再造。以JAVA数据库为核心的技术推动了整个IT二十年的发展。但现在我们越来越多的发现,数据科学的驱动,一些基础的算法改变了我们原来基于经验和流程设计的那些商业构建。IT向DT转换的过程,就是信息化数据科技带来流程驱动转向数据驱动,数据变成真实有效的生产资料。

 

焦虑的CIO需要选择如何面向新需求

 

这一技术发展新浪潮中最主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将会如何影响用户的选择?雷涛说,按照现在市场上一般的看法,三架马车并驾齐驱,数据、算法和算力,三个缺一不可,它是一个螺旋上升的过程。首先没有算力支撑不起现在的大规模数据,有了数据才需要更多的算力,拿这个算力才可能驱动现在新的算法。所以,如果从核心技术看,数据、算法和算力三个都非常关键。光强调算法,没有一个持续有效的数据供给,不是一个好的生意,没有实现的闭环,数据不能够重新去训练算法。如果拿算法去解决一个one off一次性工具的话,这个效果不好。所以这一次的技术革命实际上是一个融合性的创新,而不是某一个单项技术的革命,它是融合的产业创新。就像瓦特发明蒸汽机,最后真正对产业结构发生根本性变化的是轮船业,它最后改变了航运的效率和规模。

 

面对技术巨变的趋势,部委、大企业的技术主管们,现在有什么样的焦虑?

 

雷涛表示,CIO的焦虑肯定是存在的,因为他感受到了新技术断崖式的变化,这场断崖式的变化就是分布式计算真是一次大洗牌,全方位的洗牌,把整个原来的信息化结构改变了。这也就意味着原来沉淀下来的壁垒最高,最能保护自己的那套知识体系现在有些崩塌了。而在需求驱动层面,原来的IT部门更多是一个支撑部门、成本中心,其需求来自业务方。业务方提要求,IT部门解决成本效率的自动化问题,这是IT系统带来的便利。但在人工智能这里,业务方开始直接跳过IT部门,通过算法主导了这一次的变化。我们看到很多项目都是这样。所以CIO们开始面临着不仅仅是自己技能短板的焦虑,现在越来越多的数据服务不是产生于IT部门内部,而是直接从一线的数据员,一线的业务端采纳了一些新的方法以后,跨越式的跳过了IT支撑的环节。拿海关来说,现在缉私,或追查逃税的人群,其实都是用算法来实现的,而不再用代码一行一行的写出一条一条规则,把经验沉淀下来再抓那些逃税的人。所以,CIO的焦虑,是客观存在的。

 

笔者问雷涛,进一步看,现在部委、大企业的IT系统,曾经用了当时最先进的设备,即便仍然继续稳定运行,但效率是否已经远远落后于实际需要?由此产生的焦虑是否客观存在?是否还有另一种焦虑:想用新技术,又怕随之可能造成系统不稳,安全出问题。这是否是最大的焦虑?

 

雷涛认为,这还是需求导向驱动,如果是对原有信息化系统的一个替代,这个顾虑是客观存在的。他说,现在我们发现,新系统并不是对原有系统的替代,而更多是在一些新的零消费市场里新的出现。以风电行业为例,这个行业原来更关注的是整个生产流程自动化,ERP系统的数据用传统的IOE结构支撑是没有问题的。往往动到新的大数据,为什么是运营商先动,金融先动,是因为他们开始关注到了在传统的后端运营管理系统之外大量用户的行为数据,传感器物联网那些机器的数据,这些数据无论从规模还是其产生的持续密度和连续性还有频度上,远远大于其商业交易的数据,传统IOE这时候做不到了。这个时候CIO面对的选择就是面向新的需求,其风电什么时候该换,什么时候该去做运维,怎么去智能的预测什么时候该换齿轮还是换螺丝了,这些关键部件失效的预测来自于大量的物联网数据。而原来信息化系统没有这个数据反馈,我们将这个市场叫做零消费市场。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