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IT > 新闻内容

一次互联网思维的降维打击

时间:2021-02-23 13:47:26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一次互联网思维的降维打击

 

饿了么最近发布的数据显示,大年初一以来,饿了么上的火锅外卖订单同比去年增长2倍,济南、天津等地同比增长3倍以上。

看起来是“就地过年”带动了火锅外卖消费,其实预见火锅外卖“起风”的巨头早就开始布局:2020上半年,海底捞外卖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23.7%,尝到甜头后海底捞又在下半年开出了第一家“海底捞外送食材自提站”门店。前后脚功夫,盒马也对外宣布对火锅外卖“投入无上限”,并把“火锅到家”标签升权至盒马App的一级类目。

 

 

火锅外卖:只有白马,没有黑马

平心而论火锅外卖算不上什么新物种。

早在10年前,就有创业者瞄准了这个商机。但大浪淘沙后,仅存的几个品牌也是不温不火,甚至在眼下这波巨头“火锅杀”中集体失声,放弃了刷存在感的基本操作。

相比之下倒是有小微企业、个体商户跃跃欲试,试图搭上火锅外卖的顺风车。表面上看,这种创业逻辑很顺畅:火锅标准化程度高,从蘸料、底料到食材,全都可以通过外部采购来实现,不依赖厨师个人水平。

虽然要面对来自海底捞、呷哺呷哺、小龙坎等头部品牌的竞争压力,但行业Top5的市场份额目前还不到10%。且市场规模还保持在两位数的增速,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火锅行业市场规模逐年增长,年均复合增速达11.34%。做好了,可以杠杆复制。做不好,也能稳健经营守住底线,完全有机会做到“小富即安”级别。种种优势加上火锅外卖门店占地面积小、人员、房租成本低的特点,似乎是值得一试的商业模式。

不过现实很残酷,火锅外卖和火锅,压根就不是同一门生意。

一方面,火锅外卖的定价处于微妙的平衡当中。

与实体店不同,消费者完全可以在外卖App上进行比价,这对于单打独斗的创业者来说是非常不利的:向上,有火锅实体店的价格作为制约。向下,社区买菜App可以起到廉价替代作用,像叮咚买菜等应用已经开始发力火锅外卖,提供洗、切、拼一站式食材处理。

至此海底捞、呷哺、盒马与社区买菜App直接将火锅外卖市场划出了界线,创业者即使躲得过火锅巨头,也躲不过无孔不入的社区买菜应用,完全没有溢价空间。知乎用户@外卖玩家 的一组数据统计显示,2018年上海饿了么平台有341家店做火锅外卖,但半年后就有超半数店面倒闭撤店,可见一斑。

另一方面,火锅外卖变相牺牲了火锅很重要的两块利润来源:复购和酒水。

为什么说一顿火锅胖三斤?

“服务员,再加两盘肥羊,一份虾滑!”

 

火锅附带的社交属性附带“吃着吃着就吃嗨了”的成瘾性,边吃边聊的同时锅里总得涮点东西。加着加着,客单价就上去了。像海底捞就深谙此道,干脆连“套餐”这个选项都取消掉,就是在一定程度上增加触发复购的可能性。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