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IT > 新闻内容

互联网流量生意狡黠的一面

时间:2020-03-19 18:50:57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互联网流量生意狡黠的一面

 

过去四个月,《爱上消消消》接替《阳光养猪场》,持续在各大榜单压制一众精品,也让休闲游戏买量价格出现异常,中小团队成本更高,赚钱更难。

 

这些新王的壳子是超休闲游戏,里子是下沉网赚,虽然数据飙升,但其实并没留存下多少游戏玩家,其余为几块钱现金看上千广告的用户也因为“消费能力不高”等下沉标签,被后来的广告主们质疑商业价值。

 

和其鼻祖网赚一样,新兴的网赚游戏能顶着诸多不合理火起来,是因为其模式打进了人性和互联网的骨子里。

 

要从这波网赚游戏往前追,能看见整个互联网流量生意的一面狡黠。

 

眼前的网赚游戏

网赚游戏的定义并不好下,它发在各渠道的游戏分区,面向游戏用户,但实际给的不是玩法、娱乐体验,留存下来的用户要的也是现金、礼品激励。

 

所以游戏人小山称其为,以现金奖励为核心,以养成收集等简单游戏玩法为交互形式的,流量聚合、分发平台,算是有互动的网赚APP。某生活服务类APP开发者吕鸣则说是,有积分墙思维的,靠流量差价盈利的休闲游戏。

 

这两种定义的共通点有三:

 

1.主打现金激励

 

2.有游戏玩法内容

 

3.靠流量差价盈利

 

讲通这三点也不难。

 

以《阳光养猪场》举例,产品以养成经营为主要玩法,用户购买、合成、拾取、售卖、升级都要被强制观看3秒左右的小窗广告,前期不看任何广告的情况下,一小时收入约2毛钱。

 

网赚,互联网流量生意狡黠的一面

 

网赚游戏广告,不点击情况下也会小窗露出,广告主多以其他网赚APP或下沉产品为主

 

以最低等级猪算,如果观看广告以获取特殊奖励,那么一个15秒-25秒的广告收益是0.3分,攒齐提现门槛5元的理论时间是25个小时,纯看广告,要看1666个。

 

换算一下,养猪场作为一个买量主,注册使用累计1元提现,CPA就是1元,远低于行业平均。

 

作为流量主,其CPM成本大约是3元钱,大量诱导点击产生的CPC最低成本是0.3分钱。而买量市场价上,2019年中微信小游戏的CPM竞价起点是30元钱,快手约15元钱,CPC里,知乎传为0.5元,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在0.1-0.3元钱左右。

 

它以概念吸引、强买量聚集流量,以简单玩法高频激励维持黏性,形成裂变,用高频、低收益的诱导广告降低流量转换成本,再加上更高的提现门槛一串,这就讲成了一门针对下沉市场的流量差价生意。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