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IT > 新闻内容

你想吐槽哪些互联网公司制度

时间:2019-10-13 15:56:52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你想吐槽哪些互联网公司制度

 

  9月19日,38岁的Facebook员工Qin Chen选择用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一周以后,接近400名华人聚集在Facebook位于Menlo Parkde的总部门口,自发举行了一场悼念活动。

 

  有媒体报道,Qin在自杀之前,被公司加入PIP(即performance improvement plan,中文为绩效提升计划),而进入PIP组的雇员在一段时间内如果不能达到标准,就会被炒掉。因此,不少人认为,工作压力、与上级的紧张关系、欺压等职场常态很可能是压倒Qin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Qin所遭受的压力,也是硅谷乃至互联网行业很多人普遍遭遇着的压力。

 

  发展速度快、竞争压力大的互联网行业,在表面的光鲜背后,是从业者超乎常人的努力和付出。而处在互联网公司的员工,很多时候并没有多少选择权。严苛的公司制度、高压的绩效考核、紧张的工作环境,以及歧视、排挤、冷暴力……在这些明规则和潜规则面前,互联网人的倒下可能只需要一瞬间。

 

  本期小酒馆,燃财经采访了7位互联网行业从业者,与他们聊了聊自己眼中的公司制度与企业文化。

 

  他们之中,有人忍受着月报周报日报统统都要写的折磨,有人因为害怕绩效被打C、为部门背锅而小心翼翼,有人因为领导不合理的要求感觉“自己每天都在生产垃圾”,有人周六加班成为常态,有人被绩效考核里的企业文化部分折磨得“生不如死”。

 

  大多数受访者都不满的一点是,考核制度很多时候只是一个幌子,员工能不能得高分全看领导心情。几乎每个人都想过离职,离开的人有的发现换个公司问题解决了,有的明白了人不能改变环境、只能改变自己,没离开的人还挣扎在制度和自我之间。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容易的工作。这7个故事里,也许你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月报周报日报统统都要写

 

  阅读量达不到目标不能下班

 

  沈迅 | KOL工作室设计师

 

  我是一名设计师,在一家KOL工作室工作。在我的设计师小伙伴圈子里,我是目前唯一一个不光要写周报、月报,甚至每天还要抽时间来写日报的人。写日报是门学问,既不能说自己什么也没干,也不能说自己什么都干了,还不能太优秀,不然就没有“进步感”。

 

  这都不算什么,最奇葩的是,老板让我们自己给自己定考核制度。没有考核,意味着万事皆考核。

 

  比如,微信公号文章必须全员转发,当天必须达到多少阅读量大家才能下班,否则就集体在公司工位坐着,重复转群的动作,还要截图发到群里,毫无隐私和自由可言。再比如,团队信奉“一个都不能少”政策,别人加班要陪着加班,领导吃饭要陪着一起吃饭,不准请假,否则会被认为不合群。

 

  我个人是特别不认同强行加班文化的,在我眼里,除了有紧急任务,没能力的人才会加班,这样的人还招他干嘛? 但如果有紧急任务,再晚我也不会应付了事。

 

  为了训练设计师,我的领导经常会给一些工作之外的“练习”:只规定出图的时间,没有主题、没有素材,让我们freestyle,说实话我觉得这纯粹是在浪费时间。我们私下自己也会练习,这是设计师的基本素养,但公司的做法和练习根本搭不上边,甚至还会耽误我的正常工作流程,得不偿失。

 

  我和同事不止一次和领导沟通过这个问题,但是没有效果,让我们找自己原因,是不是效率太低、是不是害怕挑战?领导有时候就像我的甲方一样,甩一张图过来,说我就要这样的风格,结果我做什么他都会挑一点错,但不说实际的需求,往往到最后又会启用最初的第一版。

 

  一开始我压力真的非常大,后来我和一位前辈经常聊天,她有句话点醒了我,她说既然公司没有开除你,说明这就不是能力的问题。大方向不是个人能改变的,向好的同事学习经验,经历过这场仗,人会变得更职业。

 

  后来我咬牙坚持不离职,没想到公司那几个原本抱团的高管自己闹掰了,不欢而散。公司不能继续朝前走,我也辞职,换到了自己喜欢的单位,才发现原来不是每家单位都有这么奇葩的制度。

 

  那段经历让我明白,一家公司既然有如此不合理的制度,那一定存在巨大的隐患。业绩的考核其实也是公司发展的晴雨表,公司都没业绩,个人怎么能有很好的业绩呢?如果我将来自己创业,给员工的业绩考核,我自己肯定会首先完成。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