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IT > 新闻内容

互联网风口上的“瘾性经济”

时间:2019-08-16 18:51:48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互联网风口上的“瘾性经济” 

 

环顾周围的夜店、网吧、便利店,各类电子烟品牌的自动售烟机正悄无声息地铺设开来,他们和共享充电宝共同摆放在店内的显眼处,用户只需使用微信或支付宝扫码即可自助完成购买。值得一提的是,共享充电宝品牌也纷纷下场,横插一脚。

其中,小电动作最快,已经开始小范围投放一款名为iCool小爽的自动售烟机设备,而街电正在纠结于仅售卖电子烟还是自己做独立电子烟品牌。

电子烟的热潮之外,最显眼的属瑞幸咖啡。7月8日,瑞幸咖啡强势入局新式茶饮市场,宣布在全国40个城市近3000家门店推出10余款小鹿茶茶品。这是上市后瑞幸在品类扩张上的首个重大动作。

烟草、酒精和咖啡,这全球公认的三大消费级瘾品,没曾想会在国内市场掀起一阵腥风血雨,而在此之前,直播、游戏、短视频的沉迷和成瘾已经备受谴责。如此短的时间内,各种让用户上瘾的消费需求逐一被开发,这似乎不是偶然。

从技术成瘾到物质成瘾

移动互联网初期,碎片化时间催生出社交小游戏、信息流资讯、短视频、知识付费等一众新形式的内容产品,而如今碎片化的概念似乎已经不再成立。

根据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春季大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3月,我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每天花在移动互联网的时间为349.6分钟,同比增长36.8分钟,而2019年3月,用户月总使用时长里有36.6%花在了短视频上。另外,QuestMobile的短视频2019半年报告也表示,短视频月人均时长超过22小时,同比上涨8.6%,相反在线视频、手机游戏、在线音乐均在下降。

用户对移动游戏或短视频的上瘾,表面上是他们自主的选择,或是自制力的退化,但不容忽视的一点是,技术在一直在驱动他们对这些产品“主动”上瘾。

2006年,阿萨·拉斯金为一家咨询公司工作的时候,设计了能让用户永无止境滚动页面的无限滚动。他对外透露,科技公司一直在对人们进行测试,以找出让他们上瘾的最佳手段。简单如点赞功能,它的设计让用户不自觉地想查看获得多少点赞,或是试图获取更多的点赞,而不设底线的滚动消息诱导用户不断地下拉刷新。

如今,社交媒体、信息流及短视频平台对如何刺激大脑中的多巴胺,已经越来越娴熟,他们甚至从内容上迎合人性天然的兴趣所在,从而牢牢把控住用户的空余时间。

从微信、微博到今日头条、快手抖音,算法推荐的出现预示着技术性成瘾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它通过记录用户行为、进行数据分析,能更直接地透视和抓住人性的弱点,所以,网络上瘾的问题才越发公开化。但是,从短视频到电子烟、轻咖啡,互联网风口一跃转向物质的“瘾性”消费,这种变化似乎更加猝不及防,如同创新的脚步踏进了某种误区。

据IT桔子数据统计,截止2019年6月5日,国内已经至少完成14起电子烟企业的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超过5.74亿元。

电子烟的兴起着实有些匪夷所思,今年年初原锤子科技001号员工朱萧木,自立门户创办了「福禄电子烟」,紧接着2月份,老罗被人拍到在深圳寻找电子烟的供应商,还和业内的某老总合了影。随后,创业者和投资者不断涌入,在一片质疑声中将电子烟送上风口。

外界看不懂的还有超速行驶的瑞幸。5月份,瑞幸在美上市,创造了我国企业从成立到赴美IPO的最短时间记录。无独有偶,咖啡和电子烟,都离不开一个字:瘾。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