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新闻内容

科技创新书写美丽中国的“金色答卷”

时间:2018-11-28 15:19:25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科技创新书写美丽中国的“金色答卷”

 

这是一支颇具传奇色彩的队伍,他们因金而生、以黄金命名,却远离着“黄金”带来的财富,常年与大山为伴,与艰苦同行;这是一支世界军事史上绝无仅有的以地质勘探为己任的“国家队”和“野战军”。

2018年3月,党中央公开发布《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对黄金部队改革作出决策部署,“转为非现役专业队伍,并入自然资源部,承担国家基础性公益性地质工作任务和多金属矿产资源勘查任务”。8月28日,该部队移交自然资源部仪式在京召开,标志着这支寻金劲旅将挥别军装,奔赴更广阔地质战场。

在这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让我们一起回顾这支英雄部队走过的40年光辉历程,回望一代代黄金人向祖国和人民交出的“金色答卷”!

金色足迹

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黄金年产量仅为4.07吨,此后30年间,全国共生产黄金277吨,平均年产量不足10吨。

“让部队去找金子!”肩负着党和人民的重托,1979年3月7日,寻金探宝“国家队”——中国人民解放军基建工程兵黄金部队诞生了,一场寻金强国的突击战就此打响。

被时代呼唤而出的黄金尖兵,不负期望,创造了令世人刮目的找金业绩。上世纪80年代,我国第一个斑岩型特大岩金矿床——黑龙江团结沟金矿由黄金部队提交;时隔不久,嘉陵江畔,全国第二大金矿——四川白水砂金矿问世。仅“六五”期间,黄金部队就提交178吨黄金资源储量报告,占全国提交黄金资源储量的三分之一,其中60.5%以上可以直接生产利用,为国家走出黄金需求捉襟见肘的困境提供了有力支撑。“七五”期间,全国黄金工作领导小组在全行业推行黄金部队储量承包管理模式,带动全国地勘队伍几年内提交1000多吨黄金资源储备,将中国贫金的帽子扔进了太平洋。

神奇在延续。中原大地、巴山蜀水、草原荒漠……一座座金矿在黄金兵的脚板下现形。40年踏梦出征,黄金部队累计探获黄金资源储量2365吨。在共和国版图上,留下了富民强国的金色诗行。

金色课堂

黄金部队忠实履行“为国找矿、为民造福、为党增辉”的职责使命,赋予了黄金文化深刻的思想内涵,诠释了先进军事文化的精髓,着力表现出忠诚于党的政治品格、热爱人民的根本立场、报效国家的志向抱负、献身使命的崇高品质、崇尚荣誉的精神追求。如果说黄金部队的发展史是一部自觉响应党和国家号召、服从服务于大局的创业史,那么他们的文化就是用新形势下强军思想教育人、培养人、塑造人的历史。

改革开放初期,在全党工作重心向经济建设转移、国家急需黄金战略储备的紧要关头,黄金部队受命组建,开始了寻金报国的伟大征程,在经济建设中成长为一支“金不换”的劲旅。党和国家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脱贫攻坚战,黄金部队挥师西进,在无人区、贫困区找到一条条金矿带,捧出一个个“金娃娃”;在“听谁指挥”“为谁当兵”等历史课题面前,交上了一份令党和人民满意的答卷。黄金部队及各支找矿队伍已使国家黄金储备跻身世界第一的位置。从贫金到第一,该部队为战略机遇期提供了强力战略支撑,助推中国“经济高铁”增速平稳运行。

黄金部队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壮大,官兵既是改革大业的见证者,又是建设者。他们从改革开放中汲取政治营养和实践精华,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凝聚形成的“三热爱”“三光荣”“三特别”和 “西口子精神”“阳山精神”,一次次提升了黄金部队文化的纯度。

“金色课堂”使黄金部队内化于心和外化于行相统一,组建40年,先后历经4次编制调整、4次任务转换,每次他们都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坚持部队发展需求服从国家战略需求,部队局部利益服从国家全局利益,部队转型布局服从国家改革布局。如今,这支政治可靠的文明之师、地质找矿的精锐之师,正用报效国家的“金色梦”促进民族复兴的“中国梦”。

金色人生

在为国找矿的漫漫征程上,“榜样”的力量如同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3人当选“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2人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4人荣获中国地质界最高奖——“李四光野外地质科学奖”,9人荣获中国地质学会金罗盘奖,36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1986年,黄金三支队寻金小分队跨过冰封雪裹的额尔古纳河,来到号称“中国北极”的无人区——大兴安岭北坡的西口子。在全年仅有两个月无霜期、最低温达零下50摄氏度的恶劣环境下,官兵凭借“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精神,在5年内向国家提交了27吨砂金资源储量。如今,在大兴安岭一带,这支英雄部队先后探获了砂宝斯、旁开门、宝兴沟等数座金矿。

死亡之海罗布泊边缘,战士伍军身背黄金矿样在戈壁滩迷路3天3夜,被战友找到时已面目全非,而26件矿样却完好无损地压在身下。就在这一年,部队依据他提供的矿石样品信息,发现了3条金矿带。同一年,横亘延绵的甘肃文县阳山上,已退休的黄金一总队总工程师马自遴与老伴沈厚诚加入部队寻找大矿的战斗,在山沟一干就是10多年,将一腔热血倾注给阳山“金娃娃”。

荒凉贫瘠的陇南山区,时任黄金十二支队工程师郭俊华护送矿样下山时翻车受伤,救治后留下了阵发性头痛和腰酸背痛的后遗症,但他坚持奔走在野外一线,并提出“斜长花岗斑岩脉为找矿标志”的新观点,为探获阳山大矿作出重要贡献,被评为“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