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 > 新闻内容

国内真正做量子的企业只有3-5家

时间:2019-10-30 15:55:24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国内真正做量子的企业只有3-5家

 

中国从事量子研究的工作者金贤敏肯定谷歌量子霸权的说法,“谷歌“吹了一点点”,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去计算,200秒对标2.5天完成前述计算任务,也是人类计算能力发展史上可圈可点的里程碑。”

 

上海交通大学金贤敏教授是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青年科学家奖获得者,同时也是中国最先开启量子霸权标准的研究者,在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上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谷歌成果值得尊敬,“我们以为实现量子霸权还需要5-15年时间。”

 

更多的对话,金贤敏谈到当前量子力学在国内发展的一些困境,并透露了他关于光量子芯片的一些新的进展。

 

“骗子太多了”

 

量子美容、量子水杯、量子塑形仪、量子吊坠……在无所不有的电商频道里,“量子”就像是在世华佗,“量”到病除,“量”治百病。导致物理学大厦轰然倒塌,重建的一朵“乌云”,飘向国内,涌现了一批商机。

 

“中国真正做量子企业只有3-5家,但是你却能搜到上千家量子相关公司。”金贤敏说,量子通信快速发展的同时,一堆借“量子”名号企业招摇撞骗。

 

金贤敏表示,“媒体报道我的相关研究之后,还有骗子直接找上门谈合作”。“那是做量子保健相关产品,找我的人想牵线搭桥,结果他也被骗了,什么量子都不懂。我就劝他回去,这是骗子,并告诫对方不要做量子相关的生意。”

 

根据金贤敏的观察,目前多数量子产品都是蹭量子热点,行诈骗之实。它不仅欺骗了消费者,还对量子这门新兴科技的产生伤害,加剧了国内大众的误解。

 

最大的阻碍在科研者本身

 

不仅是大众对量子产生误解,包括很多科研工作者,很多对量子力学都是报以拒绝的态度。

 

“量子是人类研究最前沿的方向,牛顿力学不完整的,而它是目前统治整个世界运行规律最基本的理论。”但是,金贤敏说,一些传统学科的科研工作者,以“不懂量子技术”为由,回避或者推开量子,或者认为量子“太玄妙”了,干脆划清界限,认为自己从事研究的领域不包括量子。

 

“这样其实是不对的。”金贤敏向《科创板日报》记者举例,在经典光通信系统中,工程学中的散粒噪声,存在着标准量子极限(standard quantum limit, SQL),工程学领域认为“极限就是极限”,无法突破,但是最先研究证明,量子光学用压缩态和纠缠态就打破了极限。

 

“但是由于抗拒的姿态,很多科研工作者很多学科不知道它是能被打破的。”金贤敏认为这其实某种程度上阻碍了量子科学的发展。

 

去年12月,为了加速量子计算领域的发展,美国颁布了《国家量子计划法》,未来10年内,美国将向量子研究注入12亿美元资金,解决产学研的问题。“国内虽然环境对新技术不太包容,但是可以看到量子力学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比如说上海交大,要求工科的学生学习量子力学相关课程,在源头打破偏见。”金贤敏说。

 

光量子芯片弯道超车?

 

量子技术,也过度“神化”了。

 

201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邓肯·霍尔丹(Duncan Haldane)在接受《科创板日报》等专访时表示这样的一种担心,从长远来看,量子力学前景广阔,但是在各行业领域过度夸大的现象,并不有利于量子力学的发展,“万一实现不了容易丧失信心”。

 

因为基础科学从理论到真正的运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对此,金贤敏表示极大的认同,量子等前沿科技需要包容。“包括政府基金、投资都应该大力投入,但不要那么狠,两三年时间就想改变太急了,就像吃兴奋剂一样,太激进的方式容易伤害这门学科。”

 

金贤敏“希望细水长流”,就像正在进行的光量子芯片工作,回国后四年,带着学生团队潜心制备量子光学集成芯片。

 

“电子芯片时代,由于技术研究到实用转化没有做好,产生了技术代差,造成我们现在缺芯的现状。”他表示,光量子芯片不是为了解决集成电路芯片的困境,而是发展一种新的计算构架,是量子新型计算比较有技术前景的发展方向。

 

“光量子芯片必须要提前布局,如果有一天量子信息时代真的到来,要是没有布局光量子芯片,我们会面临目前芯片产业相同的困境。”他最后补充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