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 > 新闻内容

俄乌冲突下德国的“能源之痛”

时间:2022-05-16 16:18:40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俄乌冲突下德国的“能源之痛”

 

近日,德国联邦政府公开表示,支持欧盟统一对俄罗斯实施全面石油禁运制裁。有了柏林方面的表态支持,欧盟做出关于能源禁运的决议更是势在必行。德国政府日前还宣布计划在年底前停止进口俄罗斯石油。一场以俄罗斯能源出口为目标的反击战在德国全面开启。

 

随着俄乌冲突持续发酵,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加大对俄制裁力度,备受争议的能源禁运提上日程。然而与重型武器援助相比,停止进口俄罗斯能源更令欧洲政客踌躇不前,关于这一制裁方案从冲突伊始在欧盟境内就争论不休,无法达成一致。能源结构上一直十分依赖俄罗斯的德国考虑到国内需求(据2021年德国能源消耗数据显示,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占比34%,天然气占比55%,煤炭占比26%),此前就一直反对对俄实施全面的能源制裁,只是承诺会降低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程度,大幅减少对俄罗斯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进口量。

 

然而国际形势的胶着和国内舆论的压力迫使朔尔茨政府严肃转变了对俄的能源制裁的态度,企图用快刀斩乱麻的方式痛击俄罗斯。一方面是俄乌冲突升级,打击俄罗斯,援助乌克兰是欧美国家当务之急。但德国、奥地利、匈牙利等对俄能源依赖性较强的欧洲国家仍未放弃向俄罗斯进口能源,一时成为众矢之的。因有“前科”——“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乌克兰更是斥责德国借能源进口的名义向俄罗斯输送“军火资金”,助其攻打乌克兰,暗指德国援乌之心不诚。

 

 

当地时间2020年9月7日,德国卢布明,一个路标指引前往北溪2号管道的方向。德国最终还是没有顶住来自国外和国内的压力,“北溪-2”项目被迫终止。 视觉中国 图

 

另一方面,德国国内政党也不断施压,强烈要求与俄罗斯划清界线,还试图借能源禁令加快德国能源结构转型,提早实现国内能源改革。综合两方面的原因,对俄能源实施禁运制裁于德国而言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值得注意的是,朔尔茨政府此次在能源制裁上松口仅针对了石油这一能源,并未涉及对天然气和煤炭的禁运。与石油相比,德国的天然气和煤炭对俄罗斯依赖性更强。由于其供应国少,运输方式单一,停止进口后两者势必令德国遭受更为严重的损失。因此,能源禁运率先从看似不那么严重的石油下手,留下缓冲时间,德国国内此前倡行能源节约和储存政策也是在为后续对俄能源制裁铺路,最大化地减少损失,以期在2024年之前完全摆脱对俄能源依赖。然而无论德国如何未雨绸缪,对俄能源制裁带来的后果已初露端倪。

 

政治冲突恐会加剧。严厉的能源制裁是德国朔尔茨政府对俄政策的转折点。德国国内关于停止进口俄罗斯能源的争议不断,实际上是在俄乌冲突冲击之下欧洲出现的反俄浪潮和德国能源现实情况的对立。反对能源禁令的声音在国际政治环境急速演变下被视作“亲俄”势力,各党派对之如洪水猛兽,避之不及。德国前总理施罗德不久前就公开表示德国基于现实情况需要俄罗斯的能源支持,不能长期孤立俄罗斯,但却遭到国内政界的严厉批评,先后被剥夺荣誉市民、荣誉博士头衔,甚至面临被开除社民党党籍风险。在此背景下,停止进口石油很可能因偏向一方,成为政治冲突的助燃剂,加深德国国内政治矛盾。

 

此外,从欧洲形势上看, 俄欧能源脱钩政策如若在欧盟内实施,也势将损害部分成员国的利益,他们对俄能源依赖较强,且缺乏德国的经济实力,会最先遭到长期能源制裁的反噬,引发不满。再加上禁运一旦实施, 能源的新供给分配很可能出现疫情期间“哄抢资源”的现象,届时欧盟内部冲突或一触即发。

 

经济会出现大滑坡。德国工商业联合会总干事万斯勒本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全面的能源禁运会给德国经济带来一场灾难。德国经济学家预计会出现战时经济通货膨胀现象:暖气、汽车出行和食品的价格将会大幅上涨。纺织品、塑料和化妆品的生产也离不开石油,产品会更加昂贵。航空业和运输业更是会深受其害,经济衰退无可避免。据德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所预测,俄罗斯能源供应中断将导致德国经济深度衰退,国内生产总值会下降6个百分点。

 

社会矛盾会日益突出。能源问题关乎德国民生,石油价格持续走高,政府补贴收效甚微。持续的能源禁运带来经济下行,失业率增加,加之德国房价居高不下,房租大幅上涨,未来能源供应得不到保障,还要接纳大批乌克兰难民,雪上加霜。俄乌危机下的德国外交频频受挫,财政收支失衡,民众对政府的不满情绪将会与日俱增。据德国最新民调显示,德国总理朔尔茨的支持率已下降至出任总理以来的最低值,仅为47%,也只有39%的人对其工作质量感到满意。

 

如果任由俄乌冲突持续发展,而非寻求谈判解决,德国在政治、经济、军事上将越来越依赖美国及北约,欧盟试图成为世界一极的努力将付诸东流。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