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 > 新闻内容

国际迁移与以色列建国之路

时间:2021-02-22 13:09:50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国际迁移与以色列建国之路

 

犹太人,一个存活了数千年并将民族特性刻在骨血之中的特殊群体,无数次被迫害、流放,又总能在历史的下一时刻重聚,他们繁衍、迁移,都是为了延续某个古老的诺言。而现在的以色列,已成独立国家,却仍深陷于民族冲突之中,我们将从历史回望他们的选择,并借此一窥国际移民的现状。

一、以色列为什么要投反对票?

2018年12月,联合国大会通过了《移民问题全球契约》(全称为《安全、有序和正常移民全球契约》)。美国和以色列明确投了反对票。我们都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宁愿与民主党彻底闹翻,也要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建墙。以色列为什么也反对?为什么国际人口迁移越来越难?今天我们通过以色列来研究一下这个问题。

关注以色列的视角很多,军事、宗教、民族、地缘政治等视角比较常见,人口迁移视角比较少见。国际人口迁移挑战现有国际秩序、威胁国家主权,这是《移民问题全球契约》可能成为一纸空文的根本原因。

美国和以色列都是依靠国际移民立国的国家,为什么它们还要反对这份没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移民协议?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文化上日趋保守,本国利益优先,是它们投下反对票的动力。

 


 

 

联合国通过《移民问题全球契约》

在国际贸易联系越来越紧密,资本和劳动力流动越来越频繁的趋势下,国际人口迁移的规模越来越大。2015年,国际移民人数超过2.44亿。大多数国际移民是为了追求更好的物质生活,少部分是为了避难(战争、饥荒、迫害等)。迁移的方向,主要是从穷国向富国迁移,或者是富国之间的迁移。

以色列是一个特殊的国际人口迁移案例。世界各地的犹太人迁移到以色列,主要不是经济上的原因,而是由于犹太人的特性。犹太人特性传承几千年,不像古埃及人特性、古希腊人特性、古罗马人特性和古巴比伦人特性一样随着历史的风云消失不见,堪称人类文明的奇迹。难怪德国思想家雅斯贝斯把以色列希伯来文明与希腊文明、中华文明一道列为轴心时代的人类伟大文化创造。英国文化评论家马修·阿诺德说:“希伯来文化和希腊文化——我们的世界就在这两极之间运动””。

要“人口杂居”还是“人口隔离”,对于以色列来说,是个一个生死攸关的重大问题。不同民族、种族或宗教信仰的人口能够在同一个国家长期共同生活吗?以色列人的回答是:很难。现在的以色列国民都是犹太人吗?当然并不都是。2017年,犹太人“仅”占以色列全国人口的75%,有25%以色列国民属于非犹太人。

 

而70年前,以色列独立战争以后,犹太人的比例是80%,可见这个比例有下降的趋势。犹太人有一种焦虑感,只有多生育,才能巩固这个犹太国家。而阿拉伯人也很愿意生育。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生育竞赛的结果,使以色列的生育水平达到了3.0(每个妇女平均生育三个孩子),远远超过其他发达国家水平(以色列属于发达国家)。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