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 > 新闻内容

叙利亚人民为什么不团结起来,抗击土耳其?

时间:2020-08-01 16:25:27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叙利亚人民为什么不团结起来,抗击土耳其?

 

 

现在的情况是,叙利亚难民不但形不成反击土耳其的力量,反而有几百万人逃往土耳其,宁肯寄人篱下,苟且于突厥人的接济,也不愿回到叙利亚,帮助巴沙尔统一祖国。

人们常说:“国家有难,匹夫有责”,但我们要看国家的“难”是怎么来的。

哈菲茨.阿萨德于1963年凭借军方为后盾的阿拉伯复兴党,掌握了叙利亚政权,形式上统一了民族结构复杂,宗教派别冗多的松散国家。叙利亚在哈菲茨时代有过短暂的繁荣。但由于其家族政治的狭隘特征,从他爷爷苏莱曼.阿萨德那辈开始,就必须依靠30%的什叶派权贵支撑家族的统治,长期的“偏科”导致国家财富被少数人拥有,优质资源被权贵集团牢牢把控,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两极分化无法弥合,外部势力虎视眈眈,官民对立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危险临界点。

2000年,老阿萨德有意退位,紧急召回在英国读书的次子巴沙尔.阿萨德继任叙利亚总统。接受过西方思想训练的年轻人,经过10年大刀阔斧的改革,终不能动摇阿拉维权贵集团的利益堡垒。巴沙尔最终明白,稳固政权必须得到权贵集团的鼎力支持,然而长期被固化的社会形态,让他根本拿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平衡多数民众与少数统治阶级之间的矛盾。

2011年,巴沙尔针对反对者的一次“严厉打击”,引发了一场波及全国的大规模反对浪潮,进而导致叙利亚国内反对派林立,武装组织烽烟四起,逊尼派民众纷纷起义,恐怖分子乘火打劫,外部势力乘虚而入。

 

 

看得出来,叙利亚战乱的根源并不是外敌入侵,而是内部动荡,说白了,当时的反对派和民间武装就是要推翻巴沙尔的政权,而且当时也没有明显的“外敌”可以抗击。

动乱之前,巴沙尔政府倒是拥有一支国家性质的军队,但当反政府的浪潮席卷全国之后,很多服役的逊尼派士兵,也被声势浩大的反什叶派运动“席卷”而去。这个时候,长期谋求“民主自治”的库尔德人得到了美国人的支持,大部分叛军和逊尼派武装,以及反恐战争之后被收编的恐怖分子,被土耳其支持,以期战争结束后在新政府谋求一席之地。俄罗斯和伊朗倒是力挺巴沙尔政府,但美,土,以及阿拉伯世界都有各自的代理人。至此,6个国家,10几个民族,几十个武装派别混战于叙利亚,诉求不同,立场各异,互相戒备的各种势力,根本就没有“一致对外”的目标和“同仇敌忾”的敌人。

其实库尔德人一直都在“反击土耳其”,自从反恐战争初期,土耳其借“幼发拉底河之盾”行动,大量杀害库尔德人之后,土耳其就成了库尔德最大的反击目标,但由于美国和土耳其之间的利益苟合,以及自身军事实力与土耳其的巨大差距,库尔德人一直被土耳其打压,库尔德人根本不可能团结山头林立的各种武装组织“抗击”土耳其。

 

 

 

其实库尔德人跟巴沙尔政府之间的关系实际上没有那么尖锐,尽管库尔德人也反对巴沙尔,但巴沙尔深知,库尔德人是众多反对派中是最温和的一支。在土耳其的问题上,双方还有过短暂的合作。

土耳其在2018年“橄榄枝行动”中,集结10万士兵围剿阿夫林库尔德聚集区,导致800多名库尔德人被杀,尽管东古塔战事吃紧,巴沙尔还是派出亲政府武装暗中协助库尔德人反击土耳其。而土耳其在德拉战役之后,与俄罗斯达成了《阿斯塔纳协议》,让土耳其在叙北部的势力更加稳固,大部分被打散的叛军和逊尼派武装分子也被其收入麾下。俄罗斯需要土耳其牵制美国,因此,尽管土耳其在叙利亚的国土上肆无忌惮的折腾,俄罗斯的态度也极尽暧昧模棱两可。

战前的叙利亚,人口超过了1800万,但9年下来,在战乱中死亡的平民超过了40万,700多万逃离祖国去往土耳其,北非和欧洲。而能够逃走的人,大都是家境还可以,有点知识有点钱的中产阶级。留下来的大都是家境贫寒的老弱病残,国家打成这个样子,他们不要说“御敌于国门之外”,很多人可能连过夜的粮食都没有,甚至连“国门”在哪儿都不知道。连年血肉横飞的战争和流离失所的生活,他们唯一能够做到的也许就是尽自己的能力保护好自己的家人。说白了,他们太知道战争是怎么回事了。已经没有了国家概念的一介平民,他们首先想到的并不是“抗击”外敌,而是“保全性命”,而且国家凋敝的原因太过复杂,他们甚至连谁是敌人都不能确定,“抗击”谁?

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的叙利亚民众是茫然的,他们对未来的国家毫无信心,他们实际上已经不再关心谁来执掌叙利亚。9年来,叙利亚政府军的战绩实际上乏善可陈,如果不是俄罗斯和伊朗的支持,巴沙尔的政府军很可能撑不到今天。这个时候,“家国情怀”对他们来说是个奢侈品,因为,根本没有一种特殊的力量凝聚其他们保家卫国的热情。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