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电影 > 新闻内容

拯救不了的中二电影《上海堡垒》

时间:2019-08-10 19:08:28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拯救不了的中二电影《上海堡垒》

 

江南原著并参与编剧的“科幻电影”《上海堡垒》,是一部巨大的正在上演的悲剧,这当然不是指电影中人类最后的堡垒上海很可能被外星人摧毁,而是指一大群很可能都是聪明人忙活了几年搞出来一部“中二属性强烈”的四不像电影。《上海堡垒》由滕华涛导演,此前他的《危情时刻》和《失恋三十三天》分别是城市罪犯悬疑电视剧和城市中产爱情电影的代表,《上海堡垒》再加上一点科幻元素作为故事发生背景,舒淇、鹿晗主演,在开拍之初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业内人士和观众表示看好本片,然而最终成片却是一言难尽,设定随意、逻辑混搭、推演无序。

首先应该说明这个黑锅,不应该由演员来背,鹿晗和舒淇在《上海堡垒》中表现正常,也就是说他们交出了基本的作业,谈不上出色,这部电影就是换成状态正当年的姜文、梁朝伟、陈道明来演,也挽救不了整体的塌陷状态。《上海堡垒》没有很好地使用科幻严肃,既然电影局都批准“合法伤害大上海”了,为什么不能好好地将上海认认真真的摧毁一遍呢?要知道这是无数影迷的热切期盼,大家看惯了好莱坞电影对美国地标性建筑的毁天灭地,好不容易等到《上海堡垒》这一“近未来”的故事背景,片名中都带出上海了,故事也拥有足够的正当理由来蹂躏上海,然而电影里面虽然一再有台词说“陆家嘴”“上海陆沉”,然而寥寥几个镜头显然太过应付,完全没有纽约芝加哥洛杉矶被毁灭时的气势和细节,甚至还不如1980年代的《西游记》效果逼真,太多人想在电影中看到浦东、静安寺、东方明珠塔、上海中心“呼拉拉大厦将倾”了,越惨烈、越真实、越开心,这就是电影的魔力所在。

从外星弄来的可以自我复制的高能源物质“仙藤”、“全世界最后的堡垒上海”、“为了你我默默地选择了与你同一个战区”,小战士鹿晗对于指挥官舒淇司令员的“暗恋”,绝对是地球毁灭为背景的“倾城之恋”,然而这份情感却从未真正说出,舒淇甚至可以说不知道鹿晗的心意,双方的“情愫”只在早期诺基亚风格的手机里面不咸不淡的短信之中。这绝对就是“小学生”在幻想“大学生”的故事啊,正如滕华涛导演自己说的这部电影就是“小升初考试”,问题在于考砸了,重点初中是没戏了。上映当天就有苛刻的短评说“《流浪地球》为中国科幻电影打开了一扇门,而《上海堡垒》又把门关上了”。《上海堡垒》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认真拍科幻片,即便《上海堡垒》的科幻属性可以比《流浪地球》更强、更有套路,《独立日》《世界大战》一再探索了这种外星人突如其来如何应对的基本路径,《上海堡垒》完全可以在前人走过的路上跑起来。

但是,即便《太空堡垒》的投资不低,很可能和《流浪地球》的制作经费扛上扛下。我们却没有看到一个外星人母舰的全镜头、甚至也没有上海大炮在黄浦江的全景呈现、也没有外星猎食者的特写镜头,这场人类最后的保卫战在战争意义上是如何发生、发展、结束的呢?既然整个地球都已经沦陷,外星人的母舰和军事力量(到底有多少,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就一直傻乎乎的选择待在上海的上空来骚扰,这不是很奇怪嘛。为什么不去占领昆山、南通和韩寒的老家呢?看那个泡防御系统(结界的现代版),大约也就笼罩了上海内环吧,外星人既然能随时打到上海堡垒指挥中心,凭什么就一直采取近距离搏杀(搏傻)呢?况且那个上海大炮自从黄浦江底钻出来之后,连角度都没变过,外星人不会扔个炸弹搞个大动作?外星猎食者的个体差异也不够,应该出现比人类躯体大N倍、小N多不同型号和功能的战斗者才能有趣。

孟德斯鸠曾经有一个关于画虎不成反类猫的说法,“没有比违反他人的习俗礼仪更得罪人的事了,因为这是蔑视他人一种的标志。”《上海堡垒》首先违反了观众对于科幻片的基本看法,然后又让本来兵荒马乱的上海宁谈着一出出很不靠谱的感情戏,无论是爱情、亲情还是战友情,都是马马虎虎、丢三落四。有几个观众敢于去相信本片里的城市生活状态是末日之战,这分明是“舞照跳马照跑”的和平岁月吗、三个司令员(就不去说政委和军衔等问题了)和四个战斗员的发型、衣服和面容,一开就是要风花雪月啊。可以说《上海堡垒》对于科幻电影、末日情境下的情感、敌对状态的外星人、未来科技发展、对于文明反思等等,都处于非常偏离初心的状态,即便江南的原著小说的本意也不是想写科幻未来,然而电影却不是我就是要“中二状态下的情绪”,舒淇的牺牲没什么意义、鹿晗的存活也没什么意义,反而改编为“鹿晗牺牲、舒淇存活”更有悲剧的效果。

《上海堡垒》的不成功,还是给从业人员指出了一条路,剧本必须扎实推进,硬科幻还是要以合理的想象力为本。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