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内容

口红经济、颜值经济与国潮经济

时间:2021-01-13 13:10:39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口红经济、颜值经济与国潮经济

 

今晚由愉小编来值班陪伴大家。愉记姐连续说了几天有点沉重的银行房地产类贷款规模压降,今天我们透透气吧,说一说,小编最近观察天猫和拼多多销售数据后,有的一些小观点。

 

《大秦赋》、《狼殿下》……这阵子又有不少古装剧热播,以至于有段时间在公号留言区里,大伙称“赞”时都改用了“彩彩彩”。古装IP、国潮审美在近几年里生命力蓬勃。

 

要说古装界最资深的大佬级IP,非“故宫”莫属。而且,故宫IP近两年还与美妆界的扛把子“口红”发生了激情碰撞,擦出火花。

 

不管是当前的新年热销季,还是前不久的“双11”、“双12”购物节,口红都是一片热卖。本期“愉见财经”就来聊聊,口红与经济、口红与颜值经济、口红与国潮经济之间的微妙关系。

 

当“口红经济”遇上“颜值经济”

口红正占领美妆界C位,而美妆,又得各界之中最出类拔萃。

 

今年此时,从阿里巴巴的“卖货”指数来看,口红稳坐美妆品类头把交椅。而去年此时,颇为出人意料的是,即便大家都受困于疫情足不出户,拼多多数据显示,口红销量仍然处于包括洗面奶、护肤品在内的大美妆护肤品类中的TOP3。

 

这其中是有不少值得玩味的地方的。口红的火热程度,与宏观的经济环境,以及受年轻一代审美倾向影响的“颜值经济”,存在着微妙的关系。

 

“口红经济”是个既有概念。简而言之,就是当经济不景气时,口红的销量反而直线上升。“口红经济”认为,经济不景气,人们就会转向消费大牌商品中较为廉价的口红,口红相当于一种“安慰剂”的作用,消费口红能使人们觉得生活依然有很多“小确幸”。

 

2019年,我国GDP依然处于6%左右的低速周期。2020年,受疫情影响,专家预计全年GDP低于2%。

 

事实上,在经济有下行压力的时期,并不是所有行业都会陷入低迷。有一种消费经济学认为,在经济放缓时,人们对昂贵的、大件的消费品的消费能力下降,但对日常消费,反而可能更注重内心的感受——消费的猎奇心态、审美需求、对细节的感受反而会加重。

 

这其中,足够有特色且“颜值能打”的故宫IP则已经成为淘宝上的“带货王”。与此同时,国潮风扑面而来,百雀羚、六神的重新火热,花西子等“国货新面孔”逐渐霸屏网络,都是国潮流行的脚注。包括天猫也为2020年的“双11”开辟了国潮主题。

 

以故宫IP为例,据“愉见财经”的不完全统计,其已在淘宝、天猫上开了6家店,包括故宫淘宝、故宫博物院文创旗舰店等,多家都拥有数百万粉丝,人气可见一斑。

 

故宫的两家拳头店铺不约而同推出了口红产品,比如星空口红、六色故宫口红、荷包口红等,口红自然也是店里最好卖的产品之一。这些与博物馆美学碰撞下的美妆产品,让消费者很有“剁手”冲动。

 

在电商领域,口红本就是有着高复购率的产品,所以更容易成为跨界融合利器。

 

复盘“博物馆经济”

作为国潮中的弄潮者,博物馆的文创产品,无论是文具、杯具,还是饰品、化妆品,“颜值”都相当“能打”。一种可能性是,作用力叠加在消费安慰、消费猎奇之上,还有“颜值经济”以及消费者的文化认同,一起推动了风口。

 

《经济日报》近日有一篇评论文章称,是消费者需求的变化,为国潮打开了新的发展空间,国货的崛起也重新塑造着消费者的文化追求,激发出内心的文化自信,“国潮热”的兴起,折射出年轻人新的情感诉求、价值归属和社群认同。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