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本地 > 新闻内容

海南榕树 考照失败自扇耳光

时间:2017-11-14 08:38:05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海南榕树 考照失败自扇耳光

“路边一棵榕树下,是我怀念的地方,明媚的天空清爽的风,还有醉人的绿草香,和你绕过小路弯弯,情人山坡看斜阳……”

往昔,我听过《榕树下》这首歌,那时,我不懂为什么情人约会偏要在榕树下,几年的海南“候鸟”生涯,让我恍然大悟,原来,榕树下,真的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好地方。海南的树,千姿百态,挺拔秀气,偶然一瞥,会让你为之一爽,可榕树的艳丽绝不是一两个词语所能涵盖,因为它除了美丽之外还有更珍稀的内涵。

一次,我和女儿冬波外孙女高见前往亚龙湾观光,时值庚寅年二月,龙江大地正是冰封雪飘之时,可三亚却烈日当头,气温高达31℃多,人只要站在烈日下,就会汗流浃背。当轿车行驶到快进亚龙湾景点的一条公路时,倏忽间,烈日没了,炙热没了,我下意识地摇下车窗玻璃,一股清凉沁入心脾,我们赶紧向外探望——喔,两边的树木,手拉手头碰头,搭起了遮阴棚,原来,这是一条由榕树天然成就的林荫大道——遮天、蔽日、凉爽、舒适;这条路,足有5公里长40米宽。自此,我生平第一次领略了榕树的宽和与大度。

榕树有高山榕、柳叶榕、垂叶蓉、大叶榕、金叶荣等十几种。古老的榕树,状若蟠龙,冠若华盖,盘根错节,苍劲雄伟,可谓海南树种里的“大哥大”。在地处北纬18度热带绿岛生活的几年里,我精心观察了几十种热带树,觉得榕树是最懂开放与发展的聪明树种。其他树木,多为一根独干直插天际,而榕树却懂得拓展空间,懂得吸收与攫取,懂得用宇宙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无偿资源发展自身,它那不断向外扩展的身躯还有无限宽大的树冠,所占空间可为槟榔树的十几倍。那粗大虬曲的树根坚忍不懈地向大地深处伸进,吸足了地气地力,而那些旁根枝杈和垂挂在树干上的多只气生根,则拼命地向外伸展,尽情地吸收大自然的阳光、水分和空气,一位植物学家告诉我,一棵榕树的根须连起来,可达千米之多。

古语曰:树大分支,可这句话用在榕树上却极不贴切。榕树的旁根气根,扎到地下又成了一棵树,但这些树对他们的母树不离不弃,而是紧紧地附在主根旁攀援而上。站在榕树旁,你会看到:一棵大榕树除了一个粗壮的主根,旁边还贴服着几根十几根甚或几十根旁根、气根,有的旁根日久年深已经和主根长在了一起。于是,榕树因为和谐而恢宏大气,因为合力而百年不朽。你看那细细的长长的飘然下垂的长须(气根),你可能以为它早已不解风情老态龙钟了,但你千万别被它的表象迷惑,它其实是活力四射绿意浓浓,老而不衰青春常驻的。榕树,岂止是一道风景,它还是一首淡雅清新的诗,一篇瑰丽的华章,凝望榕树,每每让我浮想联翩到人性、人生还有理性的哲思。

2010年冬,我漫步在五指山的南圣河畔,那一排排庞然的古榕树,让我驻足而痴迷,我惊奇地看到一株高山榕,它的枝干竟然伸张到了河的中间,像一位大哥哥用自己有力的臂膀,大度地护佑着静静流淌的南圣河小妹,我目测一下,最长的那条须根足有20多米长,真可谓天下奇观哪!聪明的榕树,像一位高深的哲人,懂得首先壮大自己,然后,再用自己的力量,为他人祈福。

2012年末,我曾专程前往陵水县,慕名拜望一位“前辈”。那是一棵13米高,胸围(地围)17米多,冠幅38米多的千年古榕,据说,这棵树,是元代第一任县令王献文栽种的,至今已有800多年的树龄。树下,围着几十位男女老幼,有的闲坐,有的下棋,有的看书,其中一位长者,领着小孙子,拿着小铲刀修树根,把腐朽的树皮削掉,把树根旁的杂草清理掉,再把好土培上,他们做得精心细致乐此不疲,我禁不住趋前与他们攀谈起来:老爷子,这么大岁数了,不累吗?老者微微仰起头,说:不累,这棵树是神树啊,当年,日本鬼子在这里奸淫烧杀,烧完了房子烧这棵大榕树,结果,怎么烧也不起火苗,鬼子气得哇哇乱叫。人们说这是大榕树神威与尊严在显灵,果不其然,这伙鬼子不到10天,全部被我军歼灭。当年,琼崖支队的冯白驹司令曾经在树下开过会,时逢下雨,可几十人在榕树冠的庇护下,竟无一人淋湿,没过几天,就打了一个大胜仗。老人抬起头,对我说:我爹爹当时就在山上站岗放哨呢!这棵树,是我们海南黎、苗儿女的宝哇!我看着老人那张幸福的脸,倏然间像老树长出新芽,恣意流淌着得意洋洋。

海南人崇榕敬榕爱榕,视榕为宝视榕为神,归根结底,是榕树的“树性”与人性的完美融通。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